陳黃金菊

革命不是事件,是日常:《香港的第三條道路:莫昭如的安那其民眾戲劇》

依照傳統意義來說,第三條道路(又稱新中間路線)專指有別於左、右派的社會民主論;稍稍不同的,可能是德國的小眾新納粹政黨「第三條道路」(Der Dritte Weg)。但是,要說前身為「無政府主義」的「安那其」是超脫左、右派的第三條路,這可就耐人尋味了。當然,這就如楊慧儀所寫的,得放回香港的脈絡來看。... Read More

專業譯者的養成:談談《卡卡女性主義》的翻譯策略

大部分願意在台港譯介專業人文社科的譯者和出版社,都算是佛心。第一,跟《心靈雞湯》或《有錢人跟你想的不一樣》比起來,這類書的銷量不會太好。大多數人渴望物質層面的成功,但這些書通常都在跟讀者說,「成功」邏輯背後的瑕疵在哪;第二,因為銷量不佳,願意出版的出版社絕對不是抱持什麼樂觀的心情,而是他們覺得有某種必要、甚至是迫切的需求要讓更多人接觸到這些書;最重要的是,要去哪找合適的譯者?... Read More

早安,香港:「我們」的責任

哲學家列維納斯(Emmanuel Lévinas)身為經歷過二戰、曾被監禁集中營的人,深知倫理的重要性。他最為出名的概念是「臉」:當我們看到他人受苦、哀傷的臉的時候,他人的臉代表著一種訴求,要求我們不得就這樣讓他人死去。有著尤太背景的他,也說過驚為天人的話:上帝不在天上,那裡是空的;上帝存在於我與他者的關係之中。而只有我們在承擔起責任的時候,倫理才會開始,神聖才會出現。... Read More

高雄作為一座好客的城市:與洪世謙談民主、人民、政「峙」

當代對於民主、民粹等的討論十分熱烈,尤其是每次選舉前後,總是不難見到不同陣營的候選人及選民相互叫罵。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市長之後,更是有不少人認為民主已死。然而,真的是這樣嗎?我們「民主」了嗎?民主歡迎異己嗎?什麼是人民?針對這些問題,《破土》編輯陳黃金菊於去年11月30日訪問了任教於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的洪世謙老師,以下為訪談內容。... Read More

Mourning and Melancholia in Daguan

With the Daguan Community in Banqiao, New Taipei, it appears that after negotiating with the Veterans’ Affairs Council, they are still unable to avoid the fate of having their homes demolished. The Daguan Self-Help Association and Daguan residents have decided to hold an exhibition which includes poetry, graffiti, and protest memorabilia—to share their recollections of the protest struggle... Read More

無止盡的哀悼:大觀社區展覽《待騰空的地上物》

位於新北市板橋的大觀社區經歷多年抗爭,在今年(2019)三月與退輔會的協調會之後,仍無法逃離被拆除的命運。大觀自救會與大觀居民決定於 5/18(六)到 6/2(日)共同舉辦《待騰空的地上物》,展覽內容包括詩作、污名牆、抗爭物件等大觀社區的共同記憶。在大家前往展覽之前,我們從《自由時報》於5/9《謠言終結站》的聲明和居民所遭受的抨擊再一次理解大觀的脈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