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進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楊進

破土將與台北哲學哲學閱讀俱樂部合作推出新的專欄「關鍵詞」,「關鍵詞」專欄將會介紹許多與台灣政治相關的批判或哲學理論中的重要概念。

在現代人的印象中,「共產主義」不免令人聯想到極權統治、民不聊生、個人崇拜、黨國政治的變態社會。在上個世紀裡的確出現如史達林、毛澤東、金日成等角色,大言不慚的以馬克思主義的名義建立了這段讓人民不堪回首的過去。但是,這些政權的形成和最終滅亡,真能夠證明馬克思主義是錯誤的嗎?筆者將在今天這篇「阿進教你馬克思」來介紹史達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如何在理論和實踐層面上忽略或篡改馬克斯的社會學分析,進而導致革命的腐化和最終失敗。

墮落工人國家:托洛茨基對史達林現象的重要觀察

首先,筆者要向讀者們推薦一本重要的著作:托洛茨基的《被背叛的革命》(繁體中文版本在此)。這本書及托洛茨基其他眾多的著作提出了對分析史達林、毛澤東這類人物在全世界崛起的現象之重要概念:勞動波拿巴主義。托洛茨基是與列寧共同領導俄國工人推翻殘暴沙皇的革命家,也是位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關鍵性理論家。 托洛茨基從一開始就與史達林在理念上有嚴重衝突,而列寧死後則不敵以史達林為首的官僚制度,被史達林及其走狗驅逐出蘇聯。日後史達林又因畏懼托洛茨基對世界各地社會主義者的高度影響力而在 1940 年將其殺害。

托洛茨基解釋了世界歷史上第一次成功的勞動階級革命在俄國是如何轉變成歷史上第一個墮落工人國家。這個腐化過程叫做勞動波拿巴主義。

LeninTrotskyPublicDomain1917 年俄國革命。

托洛茨基所闡述的勞動波拿巴主義,意即描述無產階級革命時段後,國家機構並沒持續由贏得革命的工人們直接控制,而是被少數黨員和官僚霸佔 。這種以官僚來計畫全國經濟的政府就叫做墮落工人國家。 原本應該在勞動階級領導下,漸漸因革命在全世界的擴散因而消亡的國家機構,卻被新的少數領導階層建立的官僚體制日益壯大,變得更加極權獨裁。強人政治在這樣的情況下變得越來越明顯。[1] 這些政權雖然有可能推動(有限的)財產重分和禁止私產等等看似社會主義的政策,其實最終都是利用自己壟斷的政軍權力中飽私囊。真正的社會主義勞動政府,應該是由全國勞動人民先從工廠或工作單位基層組織小組投票表決選舉代表,然後由這些代表依據小組投票結果來參與城鄉、地區性和全國性的政治策劃。這些代表,不論在小組或全國議會層面上,隨時都可以罷免,收入也不能高於技術勞工所領的薪資。所以,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政府應該是最仰賴和保護民主機制的政體,絕對不是像史達林蘇聯和中共這樣由上往下控制、指派的專制和國家恐怖。

但是,史達林現象的成形不是任何一個人設計出來的。 從馬克思主義觀點來看,當時俄國自身與全世界的物質條件造就了墮落工人國家在俄國的建立。在 1917 年俄國革命成功時,全世界的社會主義者都認為勞動革命也會在高度發展的歐洲爆發,尤其是馬克思的故鄉,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社會主義政黨所在地德國。然而 1918 年德國革命的失敗,在經濟上孤立了既落後又斷壁殘垣的戰後俄國(俄國此時已經歷了一戰和內戰)。這時的俄國勞動階級民眾缺乏了計劃經濟必要的資源,如時間(革命後減少為資本家上班的工時)、基本教育、公共設施(道路、交通、電力)、及基本資源(食糧、衣物、住宿等)。被孤立的俄國當時嚴重缺乏這些資源,導致霸道派的前布爾什維克黨員們(列寧領導的革命政黨)奪下政經兩權,並推舉能維護他們利益的史達林為領袖。

托洛茨基的「勞動波拿巴主義」概念,其實是從一個宏觀的角度描述史達林和毛澤東這樣政權的崛起(當然每個案例不完全相同,但是還是相當相似的)。史毛兩人自己又分別在理論和實踐上因一己之私嚴重的曲解了馬克思主義,造成了無數歷史悲劇和對世界左派巨大的打擊。我們先來看被毛澤東崇拜的史達林的主要錯誤,再來看看毛澤東思想的病態和對世界的遺毒。

史達林主義的主要理論錯誤

史達林對於馬克思主義在理論的最大傷害,莫過於他提出的「一國社會主義論」。史達林認為在建立一個社會主義世界前,必須要先在一個成功革命過後的國家裡加強社會主義制度,才去幫助別的國家實現革命。這個論點有幾個嚴重缺陷:第一,馬克斯早就了解了隔離性社會主義的不可能性。成功的社會主義只有在世界革命之後才有辦法生存,因為被革命推翻的統治階級會逃到別的國家再以資本的力量回來反攻。再者,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物質條件,完全自給自足的經濟在世界大多數國家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唯有擴大社會主義權的合作領域才能夠將物資平均的分散在每個人手中。這就表示侷限在一個國家裡的勞動政府社會主義經濟終究會被自身物質條件的限制而逐漸衰弱。在這個情況下,這個國家要不是最後被統治階級重新征服,就是被勞動波拿巴主義挾持。這就是為什麼馬克思從一開始就強調社會主義,如同今日以世界市場在全世界散佈的資本主義,一定要是國際性的。

史達林在實踐上的罪行

俄國革命的孤立讓史達林派的官僚們為了維護自身利益而與馬克思主義越行越遠,史達林所有的「理論」都是為了辯護他的所作所為而撰寫的。「一國社會主義」其實是史達林欺騙再次被壓迫的俄國勞動階級的謊言,以防他們發動再革命。列寧和托洛茨基政府下史無前例的高度民主自由(列托領導的蘇聯是全世界第一個將同性戀和生育權合法化的國家)卻被史達林改造成一個獨裁、恐怖、極權的惡夢。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利,史達林不斷進行清黨防諜,草菅人命。甚至為了懲罰烏克蘭人的不合作而故意中斷運送糧食,製造出烏克蘭空前飢荒。國際上又投機取巧,甚至一度與希特勒、蔣介石合作。二戰後,又利用列寧創建的共產國際(Comintern)在全世界催生,指派他自己喜歡的「共產」政府。北韓的金日成和東歐各國獨裁者就是由此奪權產生的。這些史達林催生的國家與蘇聯的不同點在於:蘇聯政府一開始有個良性的工人政府但逐漸腐化,而這些史達林催生的政權因為不是由真正革命而產生的關係,又因為皆以史達林政府為榜樣,從一開始就是畸形的。英國托派理論家泰德格蘭特對墮落工人國家在全世界的擴散有篇精闢的分析。[2] 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工人政府是不會讓一個人有這麼大的決定權的。

Stalin蘇聯的宣傳海報。

台灣人所關心的自主自決問題,也無法侷限在一國的社會主義下實現。史達林蘇聯在形式上還是臣服於國族主義和天朝主義下,民族問題仍會浮現。史達林日後對大量蘇聯少數民族的種種暴行,例如強迫遷徙、禁止民族語言等政策,就是因為把社會侷限在一個以俄羅斯沙文主義為主的基礎上。對於台灣如何能夠從社會主義中獲取正真的獨立、自主、自決權,筆者已在前一篇破土文章解釋過。破土主編丘琦欣對於「左統,左獨」的完整論述也很清楚地解釋馬克思主義在統獨和民族問題上的立場。

史達林在蘇聯專斷跋扈的同時,在中國,有個狂熱崇拜史達林的人日後會帶領他的「共產黨」奪權,進而寫下人來歷史上最慘不忍睹的血腥篇章。

[1] 社會主義革命在全世界的擴散會逐步消除資本主義資產關係,列寧在「國家與革命」中對這個過程有詳細的申論

[2] 不是所有的勞動波拿巴主義政權都臣服於史達林控制下的蘇聯。如南斯拉夫的提托,或是史達林死後公開跟蘇聯決裂的中國和阿爾巴尼亞,雖然在政治上與蘇聯為敵,但是形式上還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