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彥廷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黃謙賢/Taiwan People News

從 2012 年反媒體壟斷運動,經歷過反苗栗大埔徵收抗議…到 318 反服貿運動,陳為廷先生在許多重要社會議題上、為底層社會發聲的社會事件上,每場幾乎無役不與。但即使如此,陳為廷先生也是個爭議性的人物。

2016年立法委員選戰中,318 反服貿社會運動中的社運知名人士陳為廷在邱顯智律師的極力邀請下出任邱顯智律師的競選總幹事。

破土 New Bloom 在 2015 年 8 月 30 號,趁著邱顯智律師以及他的競選總幹事陳為廷先生到美東訪問時,在兩位從紐約至紐澤西的路途中,對兩位進行專訪。

劉彥廷:為廷,可否聊聊為什麼會想要幫忙邱顯智律師打這場選仗?

 陳為廷:我個人覺得這場選戰面對的是國民黨和民進黨勢力相當強勁的選區,這是相當有挑戰性的。我們當然希望撂倒國民黨,但也希望透過與民進黨的競爭,進而凸顯一些民進黨相對保守的議題。

劉彥廷:那為何是選擇加入時代力量,後太陽花時期後,許多參與者回去投身民進黨參與政治活動,而你選擇了時代力量,這個原因是?

陳為廷:過去幾年社會運動,我幾乎都是憑直覺,從 2012 反媒體壟斷到 2014 的 318 運動,很多時候都是覺得這個時間就該做這些事,就去做了。每半年就有一個浪潮。

像是反媒體壟斷的時候,,壹傳併購案要通過前三天,晚上五點多睡不著,我就打給林飛帆,結果他也在想這個事情,想到還沒睡。我就跟他說:「後天去衝一下啊!」那時候也沒什麼組織,隔天揪了一些人開會,後天就真的去衝了。318 也是,那個時候其實我並不在黑島青裡面,只是覺得那個時機點該有人去做點什麼。

而我覺得現在這個時機點的台灣,就是需要一個進步的第三勢力政黨。這完全沒有疑問。說實話,第三勢力政黨甚至是來得太晚,早在1129九合一大選就該出來。已經慢很多步了。再不推下去,就很難保持既有的政治成果。

因此,加入第三勢力的優先次序,對我來說當然比加入民進黨高。但也不是說這樣就比較高尚。我們這世代過去一起搞運動的朋友,大家現在也在民進黨部工作,在不同位置上苦戰、參與總統大選,我覺得都很好。之後有機會也可以合作一起為台灣做點事。

Photo CreditGetty圖片:BBC

劉彥廷:為何你是選擇時代力量,不是社民黨或是其他第三勢力?

陳為廷:我比較希望可以在區域去打選戰,這比較有挑戰性。

我覺得是這樣的,綠黨、社民黨跟時代力量有一些選戰策略方法論的差異。一方主要在衝政黨票,一方則希望透過區域的激戰來獲得席次,也衝高政黨票。而如果想要在區域選上的話,就不可能選一個民調數字懸殊大到連民進黨也不敢在那提名候選人的選區。那樣議題也很難有操作空間。

劉彥廷:所以社民黨、綠黨、時代力量對你來說其實理念上都是一致的?會幫助時代力量主要是對新竹市選區非常有興趣?選舉考量?

陳為廷:當然也許很多朋友覺得時代力量沒那麼進步。但在我的理解,之後的分裂其實比較是運動信任感的問題。過去如果沒有太多運動的合作經驗,那溝通成本就會很高。就算合在一起,也不見得是好事,那也不用強求。

而我之所以選擇時代力量,主要是因為想投入這個選區。到目前為止,我們這個選區大概也是第三勢力的選戰攻防中,成功挑起一個議題的論戰的。我們團隊也確實相信國會改革是2016年後,本土執政的關鍵問題。但在其他選區就很難這樣操作,因為基本盤差距過大,甚至根本沒有民進黨的候選人,很容易被忽略。

PhotoCredit邱顯智臉書圖片:邱顯智臉書

劉彥廷:那身為邱顯智的競選總幹事,有什麼策略和方法是可以讓你們在這區勝選?

陳為廷:新竹市的選民大致可以分成三塊。

第一個,新竹是個非常特別的城市,外來人口佔很大的比例。看  1129 蔡仁堅為何 10 多年沒參選,還可以獲得這麼多票數,其實主要是新竹市民年輕,新移民是願意深入看政策,到網路上討論,誰比較有扎實的政策論述就容易獲得支持。這是我們努力要鞏固的基本盤。另外,除了大的政治議題,我們也在強調一些民生問題。例如選戰當中我們遇到小孩托育的問題、房子買不起的議題,這些都會成為選戰中的主軸。這也跟我們候選人自己的生活處境相符。邱顯智自己就是兩個孩子的爸爸,到現在還在租房子。

第二個,是傳統深綠的支持者。面對他們,我們會受到較多質疑,大家會質疑你為何不整合。但是我們比較不擔心這一塊,因為許多綠的選民,其實已經不買老柯的帳。老柯雖然在新竹市的知名度很高,但不喜好度也同樣很高。我們相信可以說服他們,邱顯智是更有拓展票源機會的候選人,只是當然是必須花更多時間。

第三個,是如何面對藍營的選民。目前最可能的切入點是,我們接觸到許多過去新竹市的眷戶,他們很意外地對我們表示認同。這些眷戶,很多住的不是官方的「眷村」,而是官方蓋出來眷村後,環繞在旁邊的「違建戶」。這些眷戶後來碰上眷改案,造成許多底層的外省居民的犧牲。他們吃過很多國防部的苦頭,因此對邱顯智長期在對抗國防部的經歷,也很能理解。這裡面不是族群之分,而是階級問題。

這是我們面對這三個主要族群的基本架構,接續就看怎樣執行他。過去幾個月主要都在想政策,我們就是一群研究生,土法煉鋼看論文找資料。再去做訪談來歸納。

接下來主要就是在分下去處理文宣和組織。當然這個規模比不上很多人。光是政策部份,人家台中林佳龍市長是整個智庫,而我們是研究生跟大學生。政策要怎麼打?當下,我們主要戰場盯在國會改革上,我們很誠懇的跟柯總召辯論這些議題。

我們第一步要處理的議題是,為何我們比柯總召更有潛力代表在野勢力參選。但這力道也很難拿捏。過去這段時間,很多人問我們為何要打柯總召?其實仔細看,我們很少主動打,許多時候是被動地回擊。比方說上週他們辦公室主任密集地發了兩篇文章,我們也就跟著回一篇。但這其實都是針對國會改革議題的政策交鋒。這也是在其他有第三勢力候選人的選區,很少能看到的。

這也是我們和社民黨選戰策略差異。他們用黨的形式做政策辯論,有時也會批評民進黨,但問題是民進黨很襖回應。因為在政黨票上很難構成民進黨威脅。但今天你在區域選戰,對決到明確的人的時候,對方就不得不回應。這也是一個良性的政策辯論。

除了國會改革之外,面對柯建銘和民進黨在地方的執政,我們也接觸到一些土地議題。剛上任的市長,以前就是柯建銘的助理。這幾個月密集地在開都市計畫和土地徵收公聽會,每一個公聽會中,都會看到很多哭泣的居民。在這些案子裡面,你也可以看到,許多過去國民黨主導的土地開發停下來,現在變成親近民進黨的建商主導。民進黨執政後他們也開始比較明目張膽,這是大家會有感的東西。

PhotoCreditETToday圖片:ETToday

另外針對國民黨候選人鄭正鈐,比較麻煩就是,他沒有什麼重要主張。唯一一個議題,是新竹市和平潭島的兩岸直航。過去國民黨在新竹市要做兩岸直航,因為新竹市是離中國平潭島最近的地方,中共靠提出平潭島的優惠對台灣進行統戰。新竹市過去國民黨執政,就是拚命想推動配合。他們唯一概念就是陸客帶動新竹市觀光。民進黨執政後,這個計畫就停了下來。但近期,國民黨的新竹市黨部和鄭正鈐又再重啟這題。這也是我們未來會發展的選戰議題。

再來就是文宣,主要還是網路素材,針對每天的新聞議題,發表圖表式的評論,也透過這些評論讓人理解我們的政策和立場;此外就是傳統的紙本文宣,也不能少。

最後一個就是組織。老柯跟蔡英文在總部成立大會三千人到場,而我們是從零開始。傳統中的後援會組織,包括像是里長、議員,各種區域後援會,我們也完全沒有。

我們主要還是土法煉鋼,把122個里長拜訪一次,雖然不多,但還是會遇到一些里是願意支持我們。比方說,像是新竹市的水源里很特別,那地方曾經有最早民眾自發的社會運動─李長榮化工抗爭。1987 年那邊群眾在那地方圍廠抗議三天,那應該是還沒解嚴前的台灣最早的自發性抗爭,而現在那個里長是抗爭當年年輕人,所以對我們就比較認同。另外,還是會有一些民進黨自己本身不喜歡老柯的里長,有些人也答應會來參與成立大會。

另外,就是年輕人。比方說柯建銘一直拉柯文哲回來新竹,強調同為竹中校友,用這種方式拉新竹人的認同。但其實,年輕的新竹人也不見得會買帳。我們現在就正在發展各高中的新竹校友後援會,運用我們自己身邊的青年網絡,去組織年輕的新竹人。另外我們很感謝李遠哲先生是支持我們的,願意上我們文宣、幫我們站台,李遠哲也是竹中人,這當然對我們來說很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