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基進的政治哲學主張

郭凌峰

Languages:
中文
圖片:郭凌峰

Radical 在台灣常常會翻譯成「激進」,但我認為應該翻成「基進」會更為恰當。根據 Merriam-Webster Online 關於 radical 的條目, radical 是「與根(root)相關的」,衍生為基礎、起源與重要之意。所以 radical 的『ㄐㄧ』應該翻譯為「基」礎的基而非「激」烈的激。為什麼我要從 radical 開始談呢?因為無政府主義(Anarchism)常常被認為是最 radical 的政治思想體系( political ideology ),然而在沒有弄清 radical 真正的意思之前,我們常常在一開始就搞錯整個無政府主義的方向,把無政府主義連接到混亂、失序、毫無規則等等…。但其實無政府主義者的重點是思考最「基本」的問題,挑戰問題的「根基」,而非採取「激烈」的手段。

hackpad.com_kN9N18jjJwk_p.191240_1404378691326_kibbutz_sde boker內蓋夫(Negev)沙漠中間的Sed Boker Kibbutz一隅,典型的沙漠Kibbutz景觀。

Thomas Paine 於 1776 出版《Common Sense》,這本影響美國獨立建國的小書點出政府邪惡的本質—政府所謂『公權力』的運作是建立在暴力之上(雖然 Paine 認為這個邪惡是必要的,政府是必要之惡)。而所謂「本質上的邪惡」指的是無論今天是誰組成的政府,這個邪惡的性質都存在,不會因為哪個「聖人」掌權,政府就不再邪惡,更何況聖人的典型常常是岳不群之流:其外金玉、其內臭不可聞。因此無政府主義者問一個基本且重要的問題: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有人管?為何人類文明不往去除政府的方向發展?

既然政府的本質是邪惡的,無政府主義者所謂的去除政府,並不僅是去除當下壓迫人民的政府而已,而是消除社會上所有的權威(無政府主義的希臘字源為 anarkhia, an: not, without. arkhos: ruler),我們並不是選擇一個良好社會的管理者,而是去問「為什麼一定要有人管?沒有政府挾著暴力在身邊指指點點,社會一定沒有辦法良好地運行嗎?」所以只是反對當下或某種形式下的掌權者,對無政府主義者來說並不能解決真正的問題,因為,如果反對者心中仍然抱持改朝換代的思維,那麼對權力的批判只是另一種形式的輔選、僅是不同權力間的算計與靠攏(我們不妨看看自稱自由主義學者的行政院江院長,當然同時我們也不妨看看自己與身邊的人)。簡言之,無政府主義是一個燒掉魔戒的過程,而不是把魔戒從咕嚕手指上轉到佛羅多手指上的過程。

hackpad.com_kN9N18jjJwk_p.191240_1404378690113_kibbutz_sde boker2.png雖然在Negev沙漠的中心,但是Sed Boker Kibbutz內綠意盎然,舒服宜人。

所以,除了反對之外,無政府主義者認為更重要的是創造,創造自己希望創造的事物,說穿了,無政府最終的目的是自由、一種創造性的自由。其實我們可以試著想想看,真正的自由是什麼?真正的自由是在一個巨靈的監視下,你不敢傷害我,我不敢傷害你?抑或是這樣的社會:每個人都是道德與法律的自主體,可以依據自己的規則行事,完成自己追求的目標,並且在這此同時,我們因為理解自己的行為對於其他人的影響,而調整自己的決定,這些決定的調整並不是因為有個掌有暴力的政府恫嚇下的選擇,而是一種自律的結果。

也許你會說這是不可能達到的大同世界,然而從這些理念出發,而且持續運作良好的社群並非不存在,筆者年初時到以色列內蓋夫(Negev)沙漠中的Sed Boker Kibbutz生活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體驗了無政府共產社群的實際生活,在下一期的New Bloom我將會為大家帶來這一個月在以色列 Kibbutz—Noam Chomsky 認為在所有社會嘗試中最接近無政府主義想法的社群—之一手經驗,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