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峻毅

無政府時代的來臨(二) 路線、盟友與終極目標

在當前這波全球逆權運動中,香港的流水革命之所以成為時代革命,是因為它最能代表今日世代對國家極權暴力的反抗,其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他國民眾抗爭模式的變化。另一方面,流水革命也在許多方面承繼了60年代無政府主義革命的反極權特質,並將後者的鬥爭策略進一步發揚光大。我們不只在今日香港看到與1968年蘇聯鎮壓捷克相似的情景(只是手法變得更隱密而兇殘),也在中大和理大包圍戰中見證比東大安田講堂事件更激昂頑強的學生鬥志。... Read More

無政府時代的來臨(一) 全球極權化之下的時代革命

從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起算,持續至今已達九個月的香港逆權運動,雖然以「反修例」為導火線,實則早已超越此一框架,成為一場反(中國)政府的香港獨立運動。由於抗爭者採取無大台、快閃、流動性與不割席等模式,並受已故武術大師李小龍的「Be water」哲學所啟蒙,因此有外媒將運動命名為「流水革命」(Water Revolution),而港人則直覺地自稱其為「時代革命」。為何這場「光復香港」的逆權運動會成為時代革命呢?這是否意味著它正把世界帶往一個連港人都想像不到的新時代呢?那會是怎麼樣的時代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