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 Chen

Languages:
中文
圖片來源:Alexsh/WikiCommons/CC
編輯:胡景祥

五年前,一位記者在臉書上寫下:「舍我先生,我要說話」,因為他的稿子剛才被「主任」——兼任《小世界週報》社長的世新大學新聞系主任胡光夏教授——硬生生從印刷機前拉下來。根據《小世界報紙組實習資料冊》記載的〈小世界報紙組作業流程〉,這個被臨時撤下的版面,至少在當天被指導老師簽核四次。

當天晚上《蘋果即時》網站以「世新刊物報導學費調漲 遭臨時撤稿」為題報導了這起事件,然而直至截稿都沒有能夠取得胡主任的說法。一直到事發第三天,校園社團刊物《新聞人報社》取得參與編後會記者的轉述,才揭露新聞系主任認為,校園實習報紙不適合刊登有關學生權益的新聞。胡指出,被撤下的報導「內容本身沒有錯誤」,但是有關校內反對調漲學費連署的新聞與《小世界週報》的社區報定位不符,不宜刊登。胡也評論撰文的記者「對於新聞自由以及專業的認知仍在培養階段」,並且強調不是受到學校特意指示才撤下報導。

世新大學校園。圖片:Alexsh/WikiCommons/CC

就在撤稿事件發生前的禮拜五,2013 年 12 月 13 日,世新和其他三間私立大學向教育部申請在 2014 年春天開始的學期調漲學雜費。17 日,公視報導大葉大學因為「擋不住教育部的道德勸說壓力」,決定臨時撤案;世新大學決定不跟進。隔天,原本被排進頭版有關反學費調漲連署的報導,在晚上七點被新聞系主任胡教授拉掉。

胡主任強調,報導內容沒問題,撤稿完全是「因為『定位』問題」。但當時實際下達撤稿指令的指導老師鐘祖豪,事後向學生坦言「學校調漲學費一事,⋯⋯,這個時間點不方便刊登該則新聞」,更點名「胡光夏撤稿的原因,和新聞內容與學校政策衝突有關。」兩位老師給的不同解釋——兩個不可能同時為真的答案——雙雙被收錄在《新聞人報社》「《小世界》報導 涉敏感議題遭撤」 的報導。

這篇報導出自45年歷史的學生社團《新聞人報社》之手,完全不受新聞系監督,讀起來像是:兩個新聞系老師有一個在鬼扯。反觀真正的事主——《小世界週報》——則是在事發後出刊的第2068期,完全不提社長為撤稿事件提出的澄清,表現得像是撤稿事件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胡主任為了避免類似不符合「刊物定位」的情形再度發生,把「世新最前線」的內容規劃從「世新行政、社團等校園新聞」,改為「世新大學藝文、社團活動之校園新聞。」他在撤稿隔天告訴學生:「校園版這麼麻煩,常常踩到我的底線。如果你們覺得跑藝文講座新聞沒有人要看,那我們下學期就把校園版拿掉,我有這個權力,這個決定現在我就可以下。」胡主任給學生這席閉門談話,描繪的組織圖像恐怕不像是一個「具備進步精神、社會使命、民主義理、公民關懷的專業組織。」但是當他與一群傳播學者發表反對旺中併購案聲明時,口裡義正辭嚴地說的正是:「媒體是一個企業,但也不僅僅是一個企業,而是一個需要具備進步精神、社會使命、民主義理、⋯⋯。」

圖片:Solomon203/WikiCommons/CC

世新大學在 2019 年一月傳出校務會議決議停招社發所的消息至今,似乎還是一件令人摸不著頭緒的事。這間學校的治理存在一些被抱怨很久的項目,像是高貴的學費和過少的資源,就像任何一間不完美的學校。要理解世新大學校方為何針對社發所採取鐵腕手段,必須要先認知到它已經不是一間「管很少」的學校。

身處撤稿事件核心的《小世界周報》前總編輯關學琛,回顧實習過程時提到另一個在報導校地爭議過程中遇到的「震撼教育」。當時,學校擔心報導刊出後「對校方整體策略帶來負面影響」,相關稿件「竟經過指導老師、系主任乃至校方高層重重修改及同意後才能見報。」關說他沒料想到會這樣,「只能說我不在他們考量的高度之中,無法捍衛自己的報導。」 如果社發所在2019年遭遇的粗暴停招決議,是一種校方打壓異議的方式,那麼我們可以說校方並不是第一次這樣做。就算世新大學曾經是保護異議分子的庇護所,也不保證它永遠不會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而去侵犯對它有意見的人。

No more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