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中岳lisin Haluwey李紫彤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CNA

許多人真的會說,蔡英文很棒,她甚至會走到你身邊跟你道歉。

但如果現在,我們得先面對她到凱道的慰問道歉 — 不管是謙卑的、歷史性的或是作秀的,這些形容都先放到一邊 — 我們還是需要思考,這次的道歉,實際對於原住民族權益的改變或衝擊是什麼。

首先,道歉是因為多年來,原住民族的生存權益被中華民國殖民政府壓迫、土地被侵占,蔡英文對於此一歷史不義,在道歉中多次說明將交由「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處理。然而,這個委員會三個月才開會一次、沒有調查權、裡面委員不給付薪水、做成決議交由「行政院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推行 — 相較於針對國民黨不當黨產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有「調查權」、委員是「有給職」、主委還是「特任官」,這個委員會令人質疑空具形式。

PhotoCreditLibertyTimes圖片:自由時報

因為凱道上夥伴們的抗爭,我們得以有機會向她當場直接質疑這個委員會的問題,而蔡英文對此回應:「不當黨產立法是因為許多資料都在國民黨內部,因此需要調查權;而原住民轉型正義所需要的資料多在政府手上,因此目前透過行政權即可啟動調查,若仍有不足,再行立法。」

需要明白的是,中華民國政府繼承了日本殖民政府對於原住民土地的侵占方式,將土地編為國有土地或公有土地,如林務局、政府機關、大學演習林或劃編給台糖、救國團、文化園區等團體,而目前侵占花東原住民族土地的最大機構 ── 台糖,已從1967年開始變成民營機關,行政權根本無從置喙對此一民營機關的調查。同時,僅有行政權,也代表民進黨政府若不願自行檢舉政府中藏污納垢之處,對原住民族的不義便不會被提起。這樣的委員會如何可能回復歷史正義?蔡英文如果真有道歉誠意及作為,應該正視現況下屬於原住民族、但卻非國有土地的問題,在委員會中賦予委員調查權及法源。

除此之外,從原住民族運動整體來看,道歉絕對具有分化原住民運動的力量。原住民族只占台灣全體人口2%,原住民族運動者是更加漫長且孤苦零丁的對抗著中華民國政府:不論與原住民族相關的修憲或是自治法落實的抗爭,參加人數都比主流運動更稀少。蔡英文的道歉,讓許多本該做好的事件,變成她的一項政治紅利:我道歉了,而且因為道歉,我讓原基法儘速落實。這些原本就該做好的事,還有原住民族運動者的努力,不只被道歉給偷渡了,也削弱了很多爭取的力量 —- 然而,真正的道歉,應當嚴正拒絕這一行為所產生的政治紅利,道歉本該是要讓更多人知道中華民國政府對原住民族做錯過什麼事的。

可以確定的是,蔡英文的道歉行為,應是下一波原住民族運動的開始。

PhotoCreditAppleDaily圖片:蘋果日報

比方說,蔡英文在道歉中提及,十一月份會公布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範圍,但這個依據原民會資料所公布的傳統領域範圍依然疏漏嚴重,原住民族們仍需自行調查並申報部落地圖;或者是,原住民運動者仍需積極爭取原住民族歷史正義獨立於對國民黨的轉型正義,且更需優先處理:唯有如此,原住民族土地被侵佔並被私有化的問題才能真正被解決…等等。

從過去長輩所帶領的原住民族正名運動,還我土地運動,自治運動以來,政府多半都抱持著施捨或社會福利的心態在處理問題,卻忽略誰才是這塊土地上的主人。如今,中華民國政府的道歉,是一個新的里程碑,在中華民國認錯、道歉的前提下,不僅在整個國家機器上,應該重新審視如何在每個環節展現中華民國道歉的誠意,更需要所有臺灣原住民族及非原住民族一同認知及關切這些議題,繼續靠自己的力量,將失去的歷史正義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