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琦欣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紐約時報
編輯:胡景祥
翻譯:劉子鳳

這一篇的原文 2017/8/18 時已經貼出,雖然時間是在台大「中國新歌聲」事件發生之前,但我們仍覺得跟現今的狀況有所呼應。

隨著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總統之後,美國各地愈來愈多由白人優越論者(white supremacist)所引起的暴力事件。在這樣的現象中,台灣應該要從中獲得更多思考。今年 8 月 12 日(六),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夏綠蒂鎮(Charlottesville)發生了一場衝突。這要從一尊過去南北戰爭時,南方邦聯政府(Confederate)的人物雕像講起,對反種族主義者(anti-racist)來說,這尊雕像象徵著美國過去奴隸和種族制度的可恥歷史,因此要求拆除,但白人優越論的一方卻要求保留。然而,在夏綠蒂鎮抗議的白人優越論者,卻槓上敵對的左派反種族主義者(left anti-racist)和反法西斯主義者(anti-fascist),當時一台車衝進反種族主義者的隊伍,最後導致 1 死 19 傷。

自稱「另類右派(Alt-Right)」的白人優越論者(雖然骨子裡其實是「新納粹主義(Neo-Nazism)」),一直是長期支持川普的重要力量,因此川普也相當仰賴這群白人優越論者。許多像史蒂芬·班農(Steve Bannon)這樣的知名白人優越論者,常在川普的行政團隊中擔任重要角色,而且即使在川普聲勢急速衰退的低迷時期,認為白人優越的這群人仍然是最忠誠的支持者,因此川普在公開場合上,大抵會盡可能地不譴責白人優越論者的言行。他對於夏綠蒂事件也不外乎如此,雖然被迫說出「仇恨、偏見和暴力」是不對的,但是對於事件本身,川普卻主張「雙方」都有責任,即使事實其實很明顯,當時暴力且導致喪命的行為,只出自那些要求保留雕像的白人優越論者之手。不意外地,川普的回應正中白人優越論者的下懷,他們將川普的言論理解為支持他們的行動,並且是在譴責受害者。川普隨後又出面,再一次強調雙方都有責任,並且說「另類左派(Alt-left)」也「非常、非常地暴力」。經過這次事件而得到社會關注後,白人優越論者更準備要在美國各地發起抗爭。

夏綠蒂鎮遊行前的白人優越論示威隊伍。照片中可以清楚看到,許多人都是大學學生。圖片:Getty Images

我們可以瞭解到,台灣的確要深刻地去想,是否要跟川普政府合作,以保障自身的民主不受中國威脅;但除此之外,還可以看到在台灣算是右派國族主義的深藍陣營,有許多相似的行徑。舉例而言,對於邦聯雕像的存廢問題,就好比前一陣子台灣蔣介石銅像的事情,各地要求將這個始終揮之不去的白色恐怖遺跡給拆除。白人優越論者主張保留邦聯雕像的原因,與主張保存蔣介石銅像的理由並無不同。前者認為,邦聯領導人對南方歷史來說是重要的「國父」,所以是必須保留的重要歷史;而後者認為蔣介石是歷史上的重要人物,所以應予以保留。然而,就某些人所認為,由於美國經歷過吉姆克勞法(Jim Crow)的種族隔離時期,所以在南方豎立邦聯的人物雕像,用意可能不單純是為了紀念過去的歷史,反而是為了要恫嚇黑人,也就是說要黑人待在他們「該待的地方」,而這些帶有種族主義歷史的雕像,就成為白人優越論者用來壯大自己聲勢的工具。在台灣的蔣介石銅像其實也差不多,台灣隨處可見的蔣介石銅像,反映著蔣家的威權無所不在。而即使在今天,仍然是泛藍陣營用來彰顯他們曾經統治台灣的方式,並且讓他們更有動力再一次掌控台灣。

另外一個例子,在夏綠蒂事件中不幸被車輾過身亡的 32 歲左派社運人士海爾(Heather Heyer),可以讓我們想到台灣在太陽花運動期間與其後,有一群滋擾運動的飆車族,全速衝進立法院前的人潮,來恐嚇現場的抗議群眾。還有另外一個詭異的事件,就是在太陽花運動結束不久後,當時還是國民黨立委的蔡正元,正坐轎車準備離開立法院,一些反核的抗議民眾為了阻止他前進,最後竟有民眾被迫趴在他的引擎蓋上,但蔡不顧民眾的安危,轎車仍然行駛幾公里之遠,期間甚至撞上其他小客車。可能大家都忘了,台灣多年以來的抗議行動或許確實獲得了勝利,2016 年的立法院與總統選舉民進黨就大獲全勝,但不只324 佔領行政院的警察暴力事件,還包含那些大大小小、被社會遺忘的事件,這麼多年來竟然沒有人真的因為抗議而死亡。

還有,右派國族主義者為自己辯護的方式也極為類似,大概會說類似「雙方都有錯(即使暴力行為很明顯是由某一方所造成的)」,或者會說「也要捍衛他們表達政治言論的自由」這樣的話。我們從川普用相對化地去解讀政治左派與政治右派的行為,可以看出他就是用這種方式,在為白人優越論者的暴力行為辯護的。而像美國「另類右派」和其他白人優越論的支派,也會不斷強調,他們的發聲被那些政治左派的「政治正確」所壓迫,而他們所做的不過是在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而已。在夏綠蒂事件中,即使海爾已經因為白人優越論者的攻擊而死亡,另類右派仍然主張,警察之所以會阻止他們的行動,是因為被左派人士派來約束他們的言論自由的。然而,事實是,一旦他們選擇使用暴力來恐嚇那些反對他們的人,其實本身已經在迫害言論自由了。回到台灣,我們可以看到,在馬英九執政時期的國民黨也有類似的情形。曾經在戒嚴時期,幫助國民黨打擊異議份子的殺手「白狼」張安樂,在 2014 年 4 月 1 日來到太陽花運動現場時,當時是市長的郝龍斌卻讓北市警對他採取放任態度。那時即使真的有民眾因為靠太近而被張安樂同行的黑道毆打,他卻能以「只是在『和平地』自由表達」為由,被默許在立法院前面「路過」。

張安樂與他的支持者。圖片:Liberty Times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右派國族主義者在政治上,總是與政府有緊密的連結。像是張安樂跟馬英九的姊姊馬以南,關係就不錯;又或者像史蒂芬·班農的一些美國另類右派政治人物,就在川普行政上擔任要角;還有,像是川普的父親,本身就曾因為參加 1927 年那場攻擊紐約市警的抗議,而被逮捕過。這樣的現象也會延伸到警界。郝龍斌當市長以及馬英九當總統時,就讓警察放任張安樂及其他人對太陽花運動造成威脅(包含張安樂造訪太陽花運動的那次);而夏綠蒂事件也是這樣,警方不知為何,竟讓白人優越論者及反對他們的抗議群眾危險地聚集在一起,最終導致海爾的死亡。另外,當時在遊行不遠處有一個猶太教堂,他們擔心會被反猶的白人優越論者攻擊,但警方也拒絕為教堂提供保護。

除了跟政府關係緊密以外,我們可以看到右派國族主義者,總是對反對他們的人有過度陰謀論的猜疑。譬如美國白人優越論者會怒斥,某些想建立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的猶太組織,正在暗地裡打擊他們;又或著指控媒體背後,其實都被猶太人操控著。我們可以看到國民黨也有類似的陰謀論。從馬英九執政期間至今,他們認為會抗爭的青年,其實都是受到民進黨的洗腦,並且都是民進黨在背後主導一切;又或者他們會認為,太陽花運動的領袖,其實都是民進黨培養的黨工。

我們也可以從美國白人優越論者和國民黨國族主義者之間,看到意識形態的相似性,兩者都編織了他們對理想家園的憧憬。儘管只存在想像之中,美國白種國族主義者總嚮往著完全是白人的美國,連那些幾百年前就移民到美國的移民後裔,也把他們視為非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國民黨也是一樣,他們聲稱他們的家鄉在中國而非台灣,而且台灣只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樣的想法,其實也只存在於他們的想像之中,因為在所謂中華文化五千年的歷史裡面,台灣跟中國其實只有在清朝這段時間,被同一個中國政體所統治過而已;而且清朝所統治的台灣,也只有台灣的一部分。事實上,最近一次中國跟台灣被同一個政府所統治的紀錄是在 19 世紀,也就是 1895 年,這已經是遠遠超過一百年前的事情了。還有,國民黨在戒嚴時期將台灣人分成「本省人」和「外省人」,並且仇視本省人是教育水準低落、是落後的土包子,卻自視外省人為擁有優渥社經地位的一群。雖然由於本省人和外省人都是漢人的一支,所以不能算是「種族主義」,但在形式上也非常類似種族歧視了。

圖片:Reuters

不過,就以近來美國幾個事件的嚴重性來說,台灣跟美國相比之下還是有些許不同。很顯然地,由於台灣曾經在永久戒嚴下受過獨裁者統治,歷時幾乎是蔣氏父子終身的統治時間,台灣當然也有一段遭受政治暴力的時期,像美國就從來沒有直接經歷過這樣的獨裁階段。但是,從 2014 年在密蘇里州佛格森鎮(Ferguson)的一位黑人被警察打死,最終引發「珍視黑人生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事件,我們可以看出,美國的警察暴力跟戒嚴時期的台灣頗為類似。總的來說,美國比現今的台灣更為嚴重,像台灣 324 事件中警察的暴力程度,大概是美國警方在鎮壓大規模抗議的正常層級,對佔領華爾街運動、或對近幾年的其他抗議活動都是這樣的。而其他的,像是美國現今白人優越的右派國族主義勢力正在抬頭,但台灣的國民黨勢力卻是在自食惡果中逐漸衰退。還有,近年來台灣也沒有真的發生像海爾的謀殺致死事件,雖然說就過去的情形來看其實有可能發生,而且說實在機率蠻高的。台灣人可能自己沒有意識到這點,但近年來沒有類似的事件發生,很可能只是巧合而已,而台灣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近幾年的政治會如何的不同,我們也只能靠想像了。

台灣人應該更加關注美國的政治發展。台灣除了在安全上,將美國視為抵抗中國併吞的重要保護傘以外(雖然美國不怎麼可靠,而且美國或許只為自身利益才幫助台灣),可以發現台灣跟美國在文化上也有相當的關聯。譬如,許多台灣的年輕人都會選擇到美國讀書;以及,從美軍基地還在台灣時開始,台灣無論是在音樂、流行、電影或者飲食上,就已經深深受到美國文化的影響。然而,美國至今仍有許多種族不平等、種族優越等事件不斷上演,像是 2014 年才發生的佛格森事件,隨之而來也有珍視黑人生命的運動,而台灣許多人卻繼續將美國理想化為自由民主的國家。事實上,種族主義一直是美國的軟肋,自始至今都沒有變過,所以,台灣或許應該更要關注現今美國的政治發展才對——這不只是因為美國許多情況類似於台灣,更因為總是以「捍衛民主」、「捍衛自由」之姿活躍於國際的美國,實際上卻非總是如其所說地那麼民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