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政府主義

革命不是事件,是日常:《香港的第三條道路:莫昭如的安那其民眾戲劇》

依照傳統意義來說,第三條道路(又稱新中間路線)專指有別於左、右派的社會民主論;稍稍不同的,可能是德國的小眾新納粹政黨「第三條道路」(Der Dritte Weg)。但是,要說前身為「無政府主義」的「安那其」是超脫左、右派的第三條路,這可就耐人尋味了。當然,這就如楊慧儀所寫的,得放回香港的脈絡來看。... Read More

無政府時代的來臨(三) 無治、無民的啟程紀元

在目睹全球極權化的種種事實後,或許有人仍會不無惶惑地問道:今日的我們是否已然身處無政府主義勢不可擋的革命浪潮中?關於這個疑問,其實只要冷靜思考作為關鍵前線的香港戰役,就可以確知無誤了。筆者相信,香港接下來的發展不僅會打破所有企圖迴避無政府革命的茍且幻想,而且此役無論成敗,都將使全世界的抗爭者從和理非主義徹底失效的經驗以及中共極權蠻橫殘虐的暴行中,學習到對抗國家極權化暴力時應考慮的武裝化戰略轉向。另一方面,相信也有人會疑惑:既然我們面對的是極權主義的威脅,為何不能只推翻極權政體便可,而是要徹底瓦解「政府國家」這種我們已然習以為常的現代統治體制呢?解答這個問題的關鍵邏輯在於,倘若極權主義是政府國家的特殊病態,那麼僅只是打倒極權或足可解除危機,但如果我們已然認識到極權主義是政府國家的本質與必然演化,則我們就有必要確認主張無政府主義以推翻所有政府國家的迫切性。... Read More

無政府時代的來臨(二) 路線、盟友與終極目標

在當前這波全球逆權運動中,香港的流水革命之所以成為時代革命,是因為它最能代表今日世代對國家極權暴力的反抗,其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他國民眾抗爭模式的變化。另一方面,流水革命也在許多方面承繼了60年代無政府主義革命的反極權特質,並將後者的鬥爭策略進一步發揚光大。我們不只在今日香港看到與1968年蘇聯鎮壓捷克相似的情景(只是手法變得更隱密而兇殘),也在中大和理大包圍戰中見證比東大安田講堂事件更激昂頑強的學生鬥志。... Read More

無政府時代的來臨(一) 全球極權化之下的時代革命

從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起算,持續至今已達九個月的香港逆權運動,雖然以「反修例」為導火線,實則早已超越此一框架,成為一場反(中國)政府的香港獨立運動。由於抗爭者採取無大台、快閃、流動性與不割席等模式,並受已故武術大師李小龍的「Be water」哲學所啟蒙,因此有外媒將運動命名為「流水革命」(Water Revolution),而港人則直覺地自稱其為「時代革命」。為何這場「光復香港」的逆權運動會成為時代革命呢?這是否意味著它正把世界帶往一個連港人都想像不到的新時代呢?那會是怎麼樣的時代呢?... Read More

無政府主義

Radical 在台灣常常會翻譯成「激進」,但我認為應該翻成「基進」會更為恰當。根據 Merriam-Webster Online 關於 radical 的條目, radical 是「與根(root)相關的」,衍生為基礎、起源與重要之意。所以 radical 的『ㄐㄧ』應該翻譯為「基」礎的基而非「激」烈的激。為什麼我要從 radical 開始談呢?因為無政府主義(Anarchism)常常被認為是最 radical 的政治思想體系( political ideology ),然而在沒有弄清 radical 真正的意思之前,我們常常在一開始就搞錯整個無政府主義的方向,把無政府主義連接到混亂、失序、毫無規則等等…。但其實無政府主義者的重點是思考最「基本」的問題,挑戰問題的「根基」,而非採取「激烈」的手段。...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