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革命不是事件,是日常:《香港的第三條道路:莫昭如的安那其民眾戲劇》

依照傳統意義來說,第三條道路(又稱新中間路線)專指有別於左、右派的社會民主論;稍稍不同的,可能是德國的小眾新納粹政黨「第三條道路」(Der Dritte Weg)。但是,要說前身為「無政府主義」的「安那其」是超脫左、右派的第三條路,這可就耐人尋味了。當然,這就如楊慧儀所寫的,得放回香港的脈絡來看。... Read More

專業譯者的養成:談談《卡卡女性主義》的翻譯策略

大部分願意在台港譯介專業人文社科的譯者和出版社,都算是佛心。第一,跟《心靈雞湯》或《有錢人跟你想的不一樣》比起來,這類書的銷量不會太好。大多數人渴望物質層面的成功,但這些書通常都在跟讀者說,「成功」邏輯背後的瑕疵在哪;第二,因為銷量不佳,願意出版的出版社絕對不是抱持什麼樂觀的心情,而是他們覺得有某種必要、甚至是迫切的需求要讓更多人接觸到這些書;最重要的是,要去哪找合適的譯者?... Read More

無政府時代的來臨(二) 路線、盟友與終極目標

在當前這波全球逆權運動中,香港的流水革命之所以成為時代革命,是因為它最能代表今日世代對國家極權暴力的反抗,其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他國民眾抗爭模式的變化。另一方面,流水革命也在許多方面承繼了60年代無政府主義革命的反極權特質,並將後者的鬥爭策略進一步發揚光大。我們不只在今日香港看到與1968年蘇聯鎮壓捷克相似的情景(只是手法變得更隱密而兇殘),也在中大和理大包圍戰中見證比東大安田講堂事件更激昂頑強的學生鬥志。... Read More

無政府時代的來臨(一) 全球極權化之下的時代革命

從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起算,持續至今已達九個月的香港逆權運動,雖然以「反修例」為導火線,實則早已超越此一框架,成為一場反(中國)政府的香港獨立運動。由於抗爭者採取無大台、快閃、流動性與不割席等模式,並受已故武術大師李小龍的「Be water」哲學所啟蒙,因此有外媒將運動命名為「流水革命」(Water Revolution),而港人則直覺地自稱其為「時代革命」。為何這場「光復香港」的逆權運動會成為時代革命呢?這是否意味著它正把世界帶往一個連港人都想像不到的新時代呢?那會是怎麼樣的時代呢?... Read More

你一定不認識的寮國社會運動者莫伊——獨裁體制下的良心

雖然充滿風險,仍有許多寮國人留在寮國境內,爭取自由、人權以及參與環境運動。其中最知名的人物是三十歲女性何蔚宏·剎雅柏里(Houayheuang Xayabouly),或被稱為莫伊(Muay)。她在社群網站上擁有極高聲量,卻在 2019 年 9 月因為發佈一則批評政府處理水壩潰堤導致的水災反應遲緩的影片而遭到逮捕。... Read More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蔓延時,《臺灣英文新聞》刊登不實消息

正當臺灣和大半個世界嚴重關切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及其所造成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SARS-CoV-2)之際,新聞機構與記者的職責──向大眾傳達準確資訊,也變得格外重要。不幸的是,某些新聞媒體卻拋棄了這份職責,改以更加煽情的報導製造爭議、刺激點閱。在持續惡化的疫情中,率爾報導未經證實的謠言及不實資訊污染公共論述,對社會造成傷害。... Read More

美國大學中的中國影響:從羅徹斯特大學事件說起

去年11月,美國羅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有學生發現,原本與其他國家的國旗並列在赫斯特大廳(Hirst Lounge)的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即台灣)國旗,突然被移到了香港國旗旁。在此前,中華民國國旗一直與其他國家的國旗,依字母順序並列在所有旗幟中。此外,在羅徹斯特大學的網站上,學校官方先是創造了一個既具創意又令人疑惑的類別「次國家」,並將台灣和香港歸類其下,然在遭受各方抗議後將其改為「特殊自治區和其他地區」(「次國家」一詞在11月20日仍存於其URL鏈接)。後於11月21日,羅徹斯特大學似乎採取的妥協解決方案是將所有國旗分為「聯合國認可的國家」和「其他國家和地區」,並將台灣和香港置於「其他國家和地區」之下。奇怪的是,儘管科索沃(Kosovo)和台灣一樣沒有被聯合國認可,其網站仍將科索沃列在「聯合國認可的國家」之下,這樣的做法不禁令人懷疑背後的動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