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琦欣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新華社
翻譯:狄叡頡

觀察中國網友近期嘲笑以移民制度、少數民族、同志或環保的議題來批評川普的西方批評者為天真的”白左”,這真是一種奇怪的自相矛盾。在中國民族主義者眼中,美國顯然是中國在國際上興起的最大障礙。 但是,所有的民族主義者皆有相同的想法,並認為他們與川普志趣相投。

由此可見中國民族主義者雖然以中國表面上是共產國家的緣故來自稱為左派主義者, 卻嘲笑關心移民制度、少數民族、同志與環保等類似左派議題的中國人。對這些民族主義者而言,該輿論阻礙中國首要關心的事,那就是加強國家勢力。他們認為各國也應該如此。

因此,儘管有一些中國網友把川普視為敵人,他以「美國第一」為口號,而隨意要求他國的尊敬,甚至於暗示將考慮直接從中東國家挖出石油,但他也代表讓中國模仿的對象。的確,這使某些人將川普堅毅的領袖風格以及他憑藉家庭網絡的支持與中共領導風格進行比擬。譬如說,有人最近指出川普任命他的子女以及其配偶為高級政府官員,此舉相當於中國所謂的「太子黨」,憑藉有政治影響力的家人來升遷,而川普利用其地位擴大家庭的經濟勢力也與此相當。中國人民也看到了其中的相似性。

圖片:Derzsi Elekes Andor

但,話說回來,無論是所謂的「白左」或關心社會議題的中國人,那些關心移民制度、少數民族、同志與環保等類似社會議題的人受到中國民族主義者的嘲笑。不過,大家也許懷疑這種焦慮感來自於某些因素,像移民制度、少數民族、同志與環保等類似的社會議題,而絕對不是某一個特定國家的議題。民族主義者不僅覺得國際左派主義者跨越國界合作的方式相當愚蠢無理,而在某種程度上可能也害怕這種做法。

無論左派或右派,皆有民族主義者。再說,所有的民族主義者並非一模一樣。 儘管相當溫和的公民民族主義也可能突然變成民族國家主義,但公民民族主義的形式平常是無害的。 再加上,所謂的中國左派主義本身有特殊的細微差別,因此中國政府自稱為社會主義政府,不免令人以為左派主義與中國民族主義有關。但是,無論在全世界或僅在漢字文化圈內,右派民族主義者通常有相同的想法。舉例來說,儘管中國民族主義者與部分通過種族主義來排斥中國人的香港獨立行動者之間常會發生衝突,但是他們也不理會過分關心社會平等與社會正義的「左膠」。這與中國網友嘲笑「白左」能做個比較。 而且,這種人通常與川普或歐洲國家右派分離主義的趨勢有共同之處。譬如說,有一些偏右的香港獨立支持者將贊成英國脫離歐盟,而視此舉為香港脫離中國並驅逐中國移民的模式。

但,當然,中國民族主義者嘲笑「白左」或香港民族主義者嘲笑「左膠」也反映出目前缺乏有組織的國際左派。而且,嘲笑所謂的「白左」或「左膠」在某些方面也可能說是合理的,這是因為左派者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逃避追求政治權力,反而注意文化議題或某些個人議題。 在很多情況下,左派無勢力並缺乏組織是因為自己沒有政治權力而退回到文化的範圍。在這方面,右派民族主義者取笑國際左派主義者也許是合理的。國際左派僅歸咎於自己沒有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