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德布爾

Languages:
中文 
圖片:Teamsters
編輯:胡景祥
翻譯:楊進

本文下半部是由破土編輯楊進所翻。上半部請點此。

領袖們可以造就的不同

有些工會領袖們聲稱這年頭我們沒辦法動員那麼多工人,因為工人都太被動了。這完全不是事實。近年來美國各地都有發起大規模的罷工行動,數以千計的工人和他們的支持者們圍著廠房示威抗議,這反映了一股新激進化潮流的發展。然而,雖然在部分案例中工人們有做好採取行動的準備,但他們的領導卻沒有在罷工行動中成功的關閉廠房,工賊得以進入工廠並導致罷工失敗。領導們必須採取基本的行動:組織大型的糾察線,並防止工賊進入工作場所內。

當然你不免會問:那我們要怎麼組織上千名工人上街抗爭呢?這是個很好的問題。

首先,有一群願意採取這些行動的領導是必要的,如果你的工會領導們沒有一位是夠格的鬥士,那你就必須要選新的領導出來。你必須要提名完全認同工會民主以及願意與資方抗爭的人來擔任工會的領導。

再來,你必須要發展出一套完整的策略。這本小冊子雖然不能幫你逐一審視所有在勞工抗爭中所遇到的問題和解決方式,但至少能夠提供一些方法,任何策略都有一些關鍵的因素。

成功的罷工需要整個勞工運動的參與和支持,而建立這種大規模的支持系統其實可以防止罷工的發生。如果僱主認識到他必須要對抗全市或全州的勞工運動勢力,那他必定會在逼使工人們進行罷工前審慎思考他的決定。地方工會領袖必須設法接觸市政府或州政府內的勞動部官員們,向他們解釋老闆們對工會的不利意圖並爭取他們的支持。當他們願意伸出援手時,也應該公開的感謝他們。

PhotoCreditPublicDomain圖片:Public Domain

把形勢做大,試著在罷工發動日前發起幾個大型示威運動,並邀請知名的工運領袖們來演講,以精緻的傳單和海報來宣傳。不要只邀請自己的工會會員,而是地方上所有的工會會員們來參加。鉅細靡遺的想好每一個細節,確保女性和少數族群會員們能夠扮演重要角色。我們在 1930 年代的工人組織也會派人去接觸失業的工人們,將他們組織成我們工會內的失業工人團體,並加入我們的糾察線。今天也應該要這樣做,如果失業的人站在我們的這一方,那老闆們就很難請他們來替代原來的工人們,失業的工人往往是老闆們在面對罷工時首先接觸的對象,藉以破壞罷工行動。

在商業和勞動刊物上放置顯眼的廣告,解釋工會的訴求並列出所有支持你罷工的工會。從你的工會中派人到其他工會的會議上去倡導你的訴求,請知名的勞運領袖們致信全州各地的工會闡述所有的問題,並請求他們支持和派人參加你們的示威以及糾察線。把形勢擴大、擴大再擴大。

製作一些印有罷工口號的胸章然後發給工廠和全市的工人們,讓他們戴上。確保有關這次罷工訴求的文章被刊登在勞動和其他新聞媒體上,開記者會並邀請知名勞運領袖來參與、支持,請個別工會會員來向大眾示範為什麼他們現在收受的薪資完全求不得溫飽。

罷工當然是要有強大組織性的,而 1934 年的明尼亞波利斯罷工則是一個經典的例子。我非常推薦法雷爾·多布斯的著作《卡車司機的造反》(Teamster Rebellion),這本書很詳細地記載了整個經過。

我們組織了一個負責發放糧食給罷工工人和他們家人的委員會,烹飪食材是由支持我們的農夫和菜市場捐贈的食物,供應給大家熱騰騰的飯菜,這不僅維持住罷工,而且深化了工人之間的團結。

我們請了一位醫師和幾位護士們坐鎮在罷工委員會的辦公室裡,以便照護在罷工行動中受傷的工人們,這是一項極其重要的準備。

我們也發行了這個國家有史以來第一份每日發行的罷工報紙,名為《組織者》。在罷工期間,我跟你保證擁護資方的媒體絕對會設法扭曲事實。你必須要有自己的刊物來解釋你的訴求並散發罷工內部的事實。一份罷工日報可以作為將罷工工人及他們的擁護者團結起來,並教育大眾,為罷工一方贏得新支持者的手法。

PhotoCreditPublicDomain圖片:Public Domain

所有能增進勞動團結的手法都是必要的。你必須接觸所有地方工會以及女權和社區組織,你的目標是將資方孤立起來,並用大眾的壓力來強迫他們讓步。

在罷工前,越是有縝密的計劃、你和全勞工運動圈之間有越大的連結,罷工發生的機率越會降低。資方可能因為罷工一方的能耐和決心,而不太會想要跟工會正面對決。

罷工的一方也要著重在關照經濟情況最艱鉅的工人們以及他們的權益。一個福利委員會必須會晤討債公司和房貸公司來紓解任何問題,工人們應該在這些問題上得到保障。關照經濟狀況困難工人應該是罷工行動中優先處理的問題,我曾經看過罷工工人完全忽視試圖跨越糾察線的工人,這真是大大的不幸!如果工會花點時間關心他們的情況,這些人可以成為工會最堅定的擁護者。

如何喚醒我們的工會

你可能會問:「要怎麼喚醒我們的工會呢?這些點子雖然好,可是我們工會會員都不來開會,也不參與。」

我認為工會民主應該是任何工會的骨幹,越民主的工會就會越強大。很多時候,會員們不來開會的原因是因為就算他們出席,很多事都已經被少數人決定好了。會議必須更開放、更民主,工會所有的重大決定必須在會員們公開討論和投票表決後才可以執行。如果你工會的領袖沒有遵循民主原則,那你就要組織投票罷免並另選新的領袖。有了願意抗爭並致力維護工會民主的領袖,基層會員自然會變得越來越主動。工會領袖必須公開的與會員討論他們的戰術,也有必要鼓勵基層會員在一套完整的策略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討論、計畫與投票是很重要的!當你的工會越來越民主時,你會發現越來越多工會會員們會願意參與攸關他們生計的討論。

在司機工會第 574 號地方分會裡,我們選出了代表不同工廠的工人代表。我們也選出了一些人擔任申訴委員會的委員,他們每個月開兩次會並傾聽著任何想要申訴的工人投訴。我們也透過投票產生了一個談判委員會。在 1934 年的卡車司機罷工行動中,我們所選出來的委員會有一百名委員,這個委員會在定期的工會會議之間開會,扮演著傳聲筒的角色。在罷工進行時,領袖提出的提議會先交給這個百人委員會,委員會會先審查這些提議並達成共識,之後再傳達給所有工會會員們進行表決。這個民主的過程強化了我們的罷工行動並且將領導階層與基層會員的要求連結起來。

PhotoCreditPublicDomain圖片:Public Domain

有些工會領袖們並不會同意這樣公開的民主制度,在罷工或談判進行時,他們捍衛保密的必要。不過,我發現這些保密其實經常是一種在工人們背後達成妥協的手段,雖然每一個共識都包含了一定程度的妥協,但是工會的決定必須由會員們來做出。所有的訴求必須經過會員投票表決通過。會員們也必須決定哪些訴求可以由工會在談判桌上撤銷。工會越民主,會員們就會越積極的參與;工會越不民主,當資方逼使工會與他們對決的時候,基層的會員就會越不信任領袖們。

把工廠關起來

關閉企業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式來達成,這本小冊子當然無法提到每一個策略。但以下是一些關鍵的要點:

  • 大規模的糾察線、抗議:任何的罷工都要包括這一點,你光靠數量就可以停止工廠的運作。
  • 廠外席地抗議:有時候抵抗大量員警和國民警衛隊最好的策略就是指揮幾千個人坐在幾個重要廠門前面。他們可能會發動大規模的逮捕行動將你們拉走,而工會則應該要保釋你們,讓你們回去坐。
  • 廠內席地抗議:我們在 1930 年代使用的席地抗議,也可以在現今應用。當工人們成功地坐在工廠裡面時,老闆們很難將他們趕走。
  • 驅逐工賊:當資方請工賊在罷工行動中重開工廠時,我們會組織我們之中最精銳和激進的工人們到廠房內將工賊趕出工廠。
  • 大型遊街示威:這可以是一種建構大型糾察線以及停止廠方運作的一種方式。

與工人們溝通

後來成為我們地方分會會長的卡爾·斯科格隆(Carl Skoglund)其實是 1934 年明尼亞波利斯罷工的主要策劃者,他經歷了無數次的勞動抗爭。我記得在 1934 年二月的運煤司機罷工時,跛腳的他搭著我的肩膀與我回到了我們的公寓。他對我說:「哈利,很多工人一開始不會瞭解我們為什麼而戰。我們必須跟他們對話,跟他們解釋這場罷工的意義,給他們機會來了解。在你給他們機會之前,你絕不能排除他們參與的可能。」

後來第一批來拜訪我們的非會員工人之中的一人證實了卡爾的建議。

我們跟著一輛卡車從礦場到幾條街後將它攔了下來,我們向那輛卡車的司機解釋了我們的訴求以及我們罷工的原因。那位司機聽完後相當的生氣,他說他的老闆扭曲了我們罷工的訴求。隨後,他甚至跳下車來幫我們把煤炭倒到路上!當晚,他造訪了工會辦公室並加入了工會。罷工以後,他成為了一名忠實的工人代表。

Carl Skoglund卡爾·斯科格隆。圖片:Public Domain

這是很重要的一課,你必須要向工人們解釋你為什麼要罷工,包括那些被請去當替補工人來破壞罷工的人。很多時候如果你跟這些工人有了對話,他們會加入你的陣營。當然如果他們還是不支持你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雖然在這個充斥著反工會宣傳的社會裡,很多人對工會產生了反感,但是他們也時常在聽了你的解釋後改變想法,選擇和你站在同一陣線。

你也要用同樣開明的態度來對待一開始認為沒有必要訴諸激進策略的同事們,當他們看到這是可行、有效的方針時,他們會改變心意的。

把沒有組織的工人們組織起來

未來很多重要的抗爭將會是為未組織的工人們發起的,你們必須要把這些工人組織成新的工會。今天的工會會員很多都只有高薪的工人,而工會領袖們也忘記了他們工會是如何成立的。大規模組織糾察線並取勝的策略也要沿用在組織工會的工作上,所有的會員都應該要參與集會和組織工會,爭取整個勞運界的支持。在談判合約的時候,老闆們經常會用恐嚇的方式來迫使工人服從。僱主們經常會威脅要求加薪的工會,聲稱他們會把公司搬到其他勞動力更便宜,沒有工人加入工會的地方。如果公司有對工人進行在地訓練,那這樣的舉動很可能只是虛張聲勢而已。但是工會的反應必須要是即時的,如果老闆們決定要把工廠搬到他處,那工會領袖們應該說:「我們會派人到你的新工廠去組織那邊的工人。如果你搬到國外去,我們的國際工會會確保你不管搬到哪,我們都會把你聘請的工人們組織起來。你走到哪,我們就跟到哪。我們絕不會讓你剝削你的工人。所以你最好在談判桌上給我們一些更合理的條件,不然你到哪裡都不會好過的。」

能夠保證贏得良好合約的最佳方式就是努力將人組織起來。我們在 574 號地方分會的格言是「每個會員都是組織者。」負責州際運輸的卡車司機不管將貨載到哪裡都會鼓勵當地的工人們組織起來。這個格言到今天依然適用。

PhotoCreditBainCollection圖片:Bain Collection

當越多工人進到工會裡,資方就越難以找到能夠破壞罷工的替代工人。這也會讓工會成為更能夠推進社會正義的進步力量。

工會必須為社會基層、勞苦大眾發聲。我們必須關照單親家庭、三餐不繼的孩子們、殘障人士以及任何受到歧視的受害者。我們必須為很多已經退休卻無法靠退休金和社會保險生活的老年人抱不平。

我們要為他們抗爭,而我們還能因此重建工會的威信。當我們在爭取合理的工資和工作環境時,他們的訴求也一樣是我們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