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九合一選舉

丘琦欣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翻譯者:William Tsai
圖片:島國前進 Taiwan March

編者序:〈遊戲規則〉和〈把握大選衝力〉兩篇評論,是九合一選舉期間的來稿。如今選戰雖已告一段落,但其中所關注與討論的地方政治生態、選戰策略,以及青年參政和人權立法推進的可能性,今後仍值得讀者共同思考,因此本刊發表中文版本與讀者分享。

臺灣的九合一選舉

11,130位候選人競爭九項公職的規模史無前例,候選人在各級政府角逐職務,上起台灣的六大直轄市,下到村里長,今年這場「九合一」選舉很有可能是台灣選舉政治史上除了總統大選之外最重大的事件。

但在台灣的都會中心對其他地區施加不成比例的政治影響力這一點上,媒體對於台北市長選舉的大量關注更是不成比例,目前的態勢已經形成國民黨候選人連勝文與民進黨支持的無黨籍候選人柯文哲之間的激烈競爭。毫不意外,一如近年來台灣的任何一次選舉,連柯兩人的競爭也充斥著黨派爭論與媒體醜聞。

201411070031t0001連勝文與柯文哲在11月七日的辯論之前。圖片:  SET-TV

但這次至關重要的還不只台北市,台中、台南、新北市、高雄、新竹、嘉義等大型都會中心也同樣關鍵。隨著桃園今年將由縣升格為直轄市,桃園市長選舉也相當重要,一如2010年台北縣在上一輪地方選舉期間升格為直轄市,整併成「新北市」這個新行政區之後,新北市也成為政壇兵家必爭之地。

除了「九合一選舉」是台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地方選舉,開放競選的職位比過去任何一次地方選舉更多,當前最值得關注的還有太陽花運動之後的政治版圖變化。儘管太陽花運動與選舉政治並不直接相關,實際上更試圖避開選舉政治,這場運動主要還是為了反對國民黨極力推動的通過服務貿易協議(CSSTA),使得台灣與中國更緊密的經貿往來正式成為法律這件事。由此觀之,太陽花運動不只與台灣主權存續的議題相關,更與源自台灣由一黨專政變為表面上至少看似民主體制的「未完成民主轉型」過程的民主內在缺陷密切相關。

不過既然引導台灣更傾向中國的推力,以及在立法院強行通過服貿協議的反民主手段都出自國民黨,太陽花運動也可說是給了國民黨一記重擊。但是民進黨近年來的右傾又造成了青年和公民社會團體對民進黨的疏遠,太陽花運動也就再三強調它並不支持民進黨。這場在學生衝入立院占領之後不久就在立法院周邊紮營留守的運動,很快就產生了民進黨企圖收割運動的指控。但從兩黨號召年輕選民,鼓勵青年世代行動者參選的動作看來,無論泛藍還是泛綠都清楚瞭解,認真爭取年輕世代是必不可少的工作。. 

歷史背景

儘管許多學者都認為台灣已經成功建立了穩定的民主政體,特別是西方學者,台灣民主政體相當晚近的性質仍有必要說清楚。事實上,國民黨的確在從中國到台灣落腳之後不久就開始舉行地方選舉。學者和新聞記者們說到台灣「民主化」或是開放自由選舉的時候,其實通常是指開放立法委員和總統的自由選舉。

當然,地方選舉是在國民黨政府的控制下進行的。當一位無黨籍候選人有機會競選地方政府公職,國民黨是否支持某位地方候選人往往足以決定候選人能否當選,因為候選人想要勝選的話,往往必須運用國民黨機器才能動員大眾支持。這導致了國民黨在地方政黨政治中的獨占地位。如此一來,黨外運動爭取勝選的鬥爭始終都是苦戰,就算不提國民黨在戒嚴體制下操控的警察國家所施加的迫害與騷擾,黨外候選人也從來沒有向國民黨那樣龐大的金錢資源進行選戰。更重要的是,黨外候選人的社會資本也處於不利地位;黨國即是國民黨的同義詞,這意味著國民黨動員人脈關係和人力資源的能力必定比黨外運動更強大,因為全台各地的黨員幹部不但能在地方社會運作,更是各級地方政府的一員。

黨外運動1972年在監察院外

直到今天,就算歷經所謂的民主化,民進黨也還是無法和國民黨平起平坐。無論是從金錢資源的標準,甚至從黨工人數衡量,民進黨從來都比不上國民黨。在這個意義上,民進黨始終無法在地方選舉或立委選舉獲得大勝;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後所謂國民黨下台,民進黨上台的政黨輪替,意義不過只是民進黨贏得總統大選而已。

醜惡的選戰

至於選戰進行至今產生的大量醜聞,其中也可以指出一些因素來。一方面,只要能夠吸引閱聽人目光,台灣媒體對於任何一種醜聞都會極力放大。要引起大眾關注的話,政治醜聞則證明了特別有效。

還可以指出,台灣的選舉政治欠缺根基於法治之上的堅實基礎是另一項因素。台灣歷史上的地方政治就是以動員人脈、運作家族關係和地盤,以及時有所聞的買票,有時甚至是大規模買票為基礎的。隨著「民主化」的進展,甚至是台灣公民社會的興起,也可以發現社會輿論開始要求候選人承擔政治責任。

然而選舉卻往往成為政治作秀的場合,與政治秀所掩蓋的實質政治無甚關係,這使得選舉政治在許多人看來只不過是場膚淺的遊戲,即使還不到大規模舞弊。如果評論者感慨太陽花運動採取的手段是台灣青年對選舉政治所表達的一種不滿,但這次不滿的爆發未必造成青年選民未來踴躍投票,甚至不一定能讓青年人參選從政,這當然是一大因素。

說到這場選戰,台北市長選戰有多麼受到大眾矚目,進行的就有多麼醜惡,這是確定的。國民黨候選人連勝文身為國民黨「四大家族」之一的連家少爺,在許多人看來代表了國民黨對台灣政治掌控的延續。確實,作為台灣前副總統、國民黨前主席連戰之子,自己又是前悠遊卡公司董事長,連勝文有錢有勢的「貴公子」背景是不可否認的。連勝文則透過強調自己競選公職是如何犧牲個人享受的方式淡化權貴形象,但往往在媒體上產生反效果。

相對來說,柯文哲以無黨籍候選人參選,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看成是民進黨的衰弱所致,因為民進黨近年來越來越難跳脫選舉舞弊的形象。儘管柯文哲作為泛綠陣營候選人登場得到了民進黨和台聯的支持,他還得先打敗民進黨候選人姚文智才能出線。

當然,和眼前這次市長選舉有關的一連串醜聞都很醜惡。例如,連勝文的荒唐在一部如今已惡名昭彰的政治廣告裡展露無遺,他以凸顯和外國人(更確切地說,白種外國人)密切關係的方式企圖彰顯自己的國際觀。但是以政治「白目」聞名的柯文哲,在貶低女性的指責中處境也好不到哪去。目前是台大醫院外科部主任的柯文哲,先前提到自己為何不選擇婦產科的時候說,因為他不喜歡「只剩一個洞」;他在這些談話中還用戲謔的方式說婦產科醫師「在女人大腿當中討生活」。柯的言論被許多人批判,包括民進黨女性政治人物,但國民黨對手更不會放過這個把柄。

640_aeb4f5133e18f7a5a63820129c600eea柯文哲在10月2日。圖片: Apple Times

然而,除了質疑柯文哲是否不當挪用台大醫院補助(譯按:即MG149帳戶爭議),促使他宣布公開帳目供連陣營查核之外,連陣營對柯文哲的指控,還包括柯文哲涉嫌在擔任台大醫院外科部主任時,向中國購買法輪功學員器官作為移植用途。也就是說,柯文哲在中國問題評論家葛特曼的新書《大屠殺:集體殺戮、器官摘取和中國對異議人士的祕密解決方案》中接受訪談,而書中提到他去過中國購買法輪功學員器官為台灣病人進行移植。但是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副理事長黃士維表示,葛特曼本人隨後宣稱書中引述的柯文哲發言被誤譯、誤讀了。

大選幾天前,柯文哲陣營在辦公室發現不明電話線路之後,宣稱他們的競選總部很可能遭到連陣營竊聽。警方表示這些線路並不屬於竊聽裝置,但中華電信後來的調查宣稱這些線路的確是竊聽裝置的。國民黨則在隨後的唇槍舌戰中指控柯文哲陣營捏造竊聽指控騙取同情。

不過這樣一來,或許可以看出台灣的選舉直到今天是如何利用爭議的。與連、柯兩人的市政規劃更直接相關的議題,例如解決台北居住危機及房地產飆漲的住宅政策,全都被忽略了。

遊戲規則

儘管延燒至今的爭議與醜聞對於台灣政治從來不是新鮮事,當前最為迫切的問題應該是:在台灣政治的後太陽花範式之中,到底改變了甚麼?

可雖然太陽花運動領袖們都對上次大選所顯現的台灣民主缺失表達不滿,讓人意外的是,因太陽花運動而成為公眾人物的學生及其他青年抗爭者卻沒有表現出任何批判立場。事實上,正如獨派人士所指出的,台灣獨立的議題在這次大選之中很明顯沒有被具體提出來,除了這次選舉是太陽花運動之後第一場選戰之外。

有些人批評太陽花運動領袖遲遲不願參選從政,但這些評論者往往預先排除了並非僅止於以某種型式參選的政治參與可能性。或許台灣青年對選舉政治無能腐敗的不滿,說到底其實是默認了台灣的選舉政治對於他們是政治上的死路一條。只是,竟然沒有甚麼人開展出批判立場仍然讓人意外;批判立場可以支持某個候選人,但仍對他保持批判空間。當然,就算最近公辦辯論會連、柯兩人表現的民調結果出爐,最恐怖的可能性還是經濟實力強大的連勝文反正都會當選。

「九合一」選舉對於全世界會有甚麼影響則不得而知。媒體很可能過度集中報導台北市長選舉而忽視其他同時進行的選舉,雖然從台北市長選舉作為下屆總統大選的前哨戰看來,這種集中關注不無道理。就國際媒體的關注不足而言,「九合一」選舉對於外國的意義可能更在於預演下一屆台灣總統大選,對於國民黨和民進黨會如何發揮各自長處動員選民有個概念。

但是遊戲規則真的改變了嗎?誠實評估起來,恐怕沒有。就算太陽花運動讓先前台灣政治的連續體產生斷裂,如今看來,幾乎隨著太陽花運動一結束,人們就回歸日常活動了。儘管太陽花運動讓大量的新團體得以產生,新面孔與新領袖也得以在台灣社運政治的光譜上亮相,他們是否僅僅增加了參與台灣既有公民社會的組織數量,卻不曾根本改變公民社會與選舉政治的關係則仍然令人疑惑。但未來如何還有得瞧。假如台灣的選舉真的只是一場膚淺而腐敗的遊戲,或許這遊戲總有結束的一天。但當下的鬥爭仍然不可輕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