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銘佑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翻譯者:William Tsai
圖片:Liu Hsin-de/Taipei Times

柯文哲醫師打了一場乾淨而光彩的選戰,在11月29日投票當天順利擊敗連勝文,成為16年來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的台北市長。儘管如此,他在這場選戰中還有一個重大議題必須回應,才能給自己的新政一個好的開始。那就是,倘若真有其事,他在協助台灣病人取得從中國法輪功囚犯身上摘取的器官進行移植手術之中,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

這個爭議是從今年十月開始的,當時國民黨立法委員羅淑蕾指控柯醫師居中牽線,為他的台灣病人從中國取得器官,甚至影射他從這些器官移植手術中牟利。台灣本地媒體的某些報導說他是「器官掮客」,其它報導則只是轉述他「介入」器官交易的說法。這些指控的根據則是伊森.葛特曼的新書《大屠殺:集體殺戮、摘取器官及中國對異議人士的秘密解決方案》之中的一章。

圖片:Flickr/othree

柯醫師立即否認這些指控,斥之為又一次抹黑手法。他否認自己參與過任何器官中介,同時質疑葛特曼先生的敘述失實。葛特曼先生隨即駁斥他在書中說柯醫師是器官掮客的指涉,將這種誤解歸咎於語言翻譯及文化問題上。此外,葛特曼先生的律師也在11月25日的後續信函裡聲明:

「至今沒有任何一位英語讀者曾經理解成柯醫師當過『器官掮客』。

至今也沒有任何一位英語讀者相信,柯醫師試圖親自購買器官,或者涉及任何一種營利投機行為。」

姑且不論這封信用了律師通常有充分理由避免使用的清楚明確語氣,更值得注意的是信裡沒寫到的內容。這封信並沒有否認書中論點及人物刻劃的真實性,更沒有收回任何說法。在最低限度上,這也就有效確認了書中提及柯醫師在中國為了替病人尋找器官而參與對話的段落。

假定「掮客」這個詞的定義是指促成買家與賣家的交易,賺取酬勞或佣金的這一類中介人士,那麼葛特曼先生的確沒有說柯醫師是器官掮客,因為整本書都不曾提到他的奔走努力有得到過任何金錢報償。儘管如此,書中的文字明確表示柯醫師有某種程度的參與,包括為他的病人預約:

「即使柯醫師為自己的病人在中國大陸做了預約,他還是一直在思考,一定有個辦法能讓這套系統更合理,能給它某些監督,從技術上做某種修正。既然中國大陸的醫生雙手沾滿血腥,醫療改革恐怕看不到可行之道。」(頁257)

葛特曼先生同時表示,柯醫師安排了移植手術:

「柯醫師面臨了一個真正令人困擾的道德兩難。他的病人要是得不到他所安排的器官移植就會死,把器官來源告知病人也沒有什麼好處。」(頁260)

這本書讓柯醫師扮演了某種中介者的角色,是毋庸置疑的。應當指出,無論是哪一種角色,柯醫師都為此而深感困擾。事實上,葛特曼先生在整個章節裡都強調,柯醫師這麼做是在無私地幫助自己的病人,他們因為在台灣等了太久都等不到可用的器官而別無選擇餘地。他的動機良善,也參與了在中國建立國家器官資料庫的討論,但終究徒勞無功。這封律師函也複述了這樣的感受,宣稱柯醫師「行為可敬」「對於國際社會揭露中國境內持續發生之醫療犯罪的努力貢獻卓著」。

儘管如此,由於作者未曾撤回任何文句,也就可以合理推想葛特曼堅持他對柯醫師行為的敘述:

「柯醫師去了中國,認真仔細地和他的同業們按表操課搏感情:喝到掛的盛宴、卡拉OK、白蘭地加茅台酒、微妙的恭維和對他腔調的調侃。當儀式真正告一段落,每個人的酒都醒了,中國外科醫師找他說話:

『你是我們的一份子。你是我們的兄弟。我們算你家庭價。但我們還會幫你做更多。我們注意到你很擔心器官的品質。我們也信任你的判斷力。所以你不用擔心你的病人,他們只會得到最好的:所有的器官都會來自法輪功。』

柯醫師微笑,客氣地感謝他們,移植過程開始。」(頁256)

在選戰期間,柯醫師明確駁斥這段敘述,他宣稱自己從來不曾和中國醫師同桌歡宴或是唱卡拉OK,葛特曼先生寫的是其他醫生的經驗。

Gutmann伊森.葛特曼。圖片:Gary Feuerberg/The Epoch Times

總而言之,這封律師函並沒有免除柯醫師的一切責任,也無法證明將他稱作器官掮客完全是媒體炒作的不實指控,這和柯醫師團隊將它公開發表所要呈現的恰恰相反。事實上,這封律師函確認了葛特曼先生最初的論斷:柯醫師參與了為病人取得器官這件事。或許媒體的「掮客」一詞用錯了,但從葛特曼先生自己的敘述看來,猜測柯醫師有一定程度的涉入是完全合理的。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葛特曼先生對柯醫師作為一個無償的中介者參與其事的敘述是準確的嗎,不論他的動機是多麼無私? 或者,就像柯醫師的全盤否認所指出的,那一整個章節只呈現了葛特曼先生自己的想像?

要是柯醫師承認葛特曼所言屬實,基於他近年來展現在大眾面前的形象,絕大多數台灣人或許還是能夠理解,也不會責怪他盡全力搶救病人的願望。要是後者才是實情,柯醫師就應該準備控告葛特曼先生和出版商以捍衛名譽。或者事實是介於兩者之間的,但也只有柯醫師自己能夠說清楚講明白,讓爭議完全平息。說明實情並沒有什麼壞處,但既然兩人公開表述的立場彼此對立,柯醫師實在不該假裝他和葛特曼先生已經意見一致。

為了一個乾淨、獨立、透明並且超越黨派之爭的市長任期,柯醫師必須立刻直接回應這個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