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Movements

從星洲觀看太陽花

台灣2014年三月太陽花運動在新加坡引起了兩種比較明顯的反應。星國主流媒體和官方一般以亂象看待太陽花。民間和社會媒體則藉著這次運動,開始從新認識政府權限和公民參與的問題。怎麼說是「從新認識」?其實,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也就是台灣戒嚴、白色恐怖時代,正是星國反殖民、學生、公會等運動最活躍的時候。五、六十多年後的今天,星國在人民行動黨長期嚴厲執政下,似乎遺忘了自己的這段歷史。而太陽花在台灣盛開的時候,也正好碰上了英國政府開放大量外交與英聯邦辦公室(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和殖民地辦公室(Colonial Office)的歷史檔案。這兩件似乎沒有關聯的事情放在一起,再加上星國近幾年在人口、公共交通、貧富懸殊、房價、物價上受到的衝激,啟發了關心社會議題的新加坡人對政治制度的反思。

最公平的升學制度

教育部要推動十二年國教,每到升學季節就被罵翻,最近國中升高中職的會考、特招,又是一波高峰。不少家長憂心,作文怎麼成了關鍵科目,填錯志願會不會高分低就。一陣憂慮之後,「過往的基測、聯考比較公平」似乎成了最可行的出路。

太陽花運動揭示的台灣現狀

2014 年 3 月 18 日夜晚,一群台灣青年衝入立法院議場,佔領議會超過 20 天,抗議立委貿然和中國簽署《服務貿易協定》。這波被稱為「太陽花運動」的抗議,不僅衝破了台灣民主的黑幕,更使得許多原本對政治冷漠的台灣人,開始正視台灣的民主危機,連帶地掀起後續大規模的公民參與浪潮。同時,太陽花運動也揭示了台灣政治、經濟和社會各層面,長期以來潛藏的問題。
article placeholder

無政府主義

Radical 在台灣常常會翻譯成「激進」,但我認為應該翻成「基進」會更為恰當。根據 Merriam-Webster Online 關於 radical 的條目, radical 是「與根(root)相關的」,衍生為基礎、起源與重要之意。所以 radical 的『ㄐㄧ』應該翻譯為「基」礎的基而非「激」烈的激。為什麼我要從 radical 開始談呢?因為無政府主義(Anarchism)常常被認為是最 radical 的政治思想體系( political ideology ),然而在沒有弄清 radical 真正的意思之前,我們常常在一開始就搞錯整個無政府主義的方向,把無政府主義連接到混亂、失序、毫無規則等等…。但其實無政府主義者的重點是思考最「基本」的問題,挑戰問題的「根基」,而非採取「激烈」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