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 and Culture

侯孝賢的《聶隱娘》與左統:侯導由政治遁入美學

侯孝賢終究是一位帶有左統色彩的電影人。因此,侯孝賢在戒嚴時期也參與了抵抗黨國威權,正如我們在《悲情城市》對國民黨的深刻批判,以及侯孝賢身為第一位敢於以電影呈現白色恐怖的電影人,不顧當時解除戒嚴僅僅兩年,仍在野百合學運爆發一年之前,國民黨仍有可能採取報復手段的英勇表現之中所見。但也正因侯孝賢支持與中國終極統一,使得他和台灣的關係自此愛恨交織,以至於在外省人與本省人認同的議題上提出了應受譴責的論斷。我們在《聶隱娘》裡同樣能看出這點。

當左統試圖向境外佈道:劉奕德的《兩岸酷兒馬克思主義》

人們隱隱猜想,不管劉奕德的《兩岸酷兒馬克思主義》究竟寫了些甚麼,這本書還是會大獲成功,就只因為它的書名同時包含了「酷兒」、「馬克思主義」和「中國」這幾個詞。不消說,這些全都是在今天這個中國經濟與政治崛起的時代裡,左傾學術圈炙手可熱的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