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雞生蛋還是蛋生雞?臺灣大眾媒體處理殺害兒童事件的議題設定

一位四歲女童最近遭到殘殺,使得死刑存廢爭議在臺灣再次浮上檯面。看來這樣的道德爭論似乎只在提供羶色腥報導素材的「震驚社會」新聞事件中才會出現。既然大眾媒體玩弄著標題殺人法為粉絲頁帶來的點閱人潮,死刑存廢的虛假爭論終究也只能餵養出一整代漠然而被動的個人。

專訪:艾琳達

1960 年代初到台灣時還是少女的艾琳達,在1970 和1980 年代成為台灣民主運動的老將。她在美麗島事件之後雖被驅逐出境,卻仍持續在境外為台灣民主奔走,1990 年獲准重返台灣之後,也繼續參與台灣社會運動。艾琳達2007 年起任教於台北醫學大學,直到2012 年。破土在2015 年8 月訪問艾琳達,隨後於2016 年1 月再次拜訪,順應時事發展補充訪談內容。

國民黨真倒了嗎?軟禁在China體制裡的Taiwan命運

2016大選的戲劇性結果,或真讓台灣社會誤以為「國民黨倒了」、「台灣已是獨立的民主國家了」,若從國際上對「台灣」是否為獨立國家的態度進行檢視,結果肯定又是冷水一頭。台灣的多數住民都樂於支持「我們」能進一步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問題是「我們」是誰?Republic of China?Chinese Taipei?「我們」的本名不是Taiwan嗎?

重申「同性戀國家主義」與「粉紅清洗」:超越冷戰結構的帝國慾望?

「Homonationalism」(同性戀國家主義)應該是近十年內酷兒學術最被快速沿用與再生產的一個概念,描述同志人權如何被收編於「衡量國家主權優良等級」的一種國際機制,在 2007 年 Jasbir Puar 出版《Terrorist Assemblages》一書之後引起廣泛的辯論與修正。由「同性戀國家主義」延伸而出,形容以色列如何藉由「國家同志人權」的友善形象,來掩飾國家對於巴勒斯坦殖民暴力的「粉紅清洗」(pinkwashing)策略,近幾年也激起了一連串的北美酷兒「反粉紅清洗」的 BDS(Boycott, Divest, and Sanctions)運動,抵制以色列藉由文化、經濟、外交等等手段的同志友善形象建立。這次中央性/別研究室所邀請至台灣演講的紐約史坦頓島學院特聘教授莎拉·舒蔓(Sarah Schulman),正是酷兒反粉紅洗清 BDS 運動的主要支持者之一。舒蔓的演說,加上美國同志人權大使蘭迪·貝瑞(Randy Berry)的訪台行程,也引起台灣酷兒學界與運動圈的討論,問題的核心在於,如同以色列,台灣是否也展露了渴望藉由「同性戀國家主義」的同志友善與人權表述來「攀附(美)帝國的慾望」?或者,更直接地說,Is Taiwan already homonational?

從葉宜津到余宛如,從人口危機到性別危機──談幼托政策

討論社會政策脈絡時,社會問題的提出是討論社會政策的第一步。解決台灣當前面對嚴重的生育率過低人口問題與性別不平等問題中,托育政策扮演重要的角色。立法院開議不到一個月,葉宜津委員的兒少津貼與余宛如委員的立院友善托育環境主張,讓幼托政策的重要性再次浮上檯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