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洛人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Michael Vadon/創用CC
編輯:William Tsai

前不久的美國總統大選,川普在不被大多數媒體和學術菁英、以及傳統民調看好的趨勢下,毫無爭議的贏得了多數選舉人團票,成功當選美國總統。事後有人開始分析川普當選和民調預測失靈的原因。

幾乎在選後同一時間,中國牆內網絡流傳著這樣的消息,川普當選的結果早已被中國浙江義烏小商品的訂單成功預測了:印有兩位主要候選人的商品銷量,川普遠超希拉蕊百倍,只要是有關川普的訂單可以立即生產無需擔心銷路。

義烏成功預測了川普當選,而另一方面,義烏小商品生產則造就了川普成爲美國總統。1990年代中國全面擁抱全球化,出口中國唯一富裕的商品──廉價勞工。大量能夠忍受惡劣環境的中國勞工,在義烏等中國東南沿海城市從事製造業,創造了中國的經濟奇蹟,並讓全球製造業重新洗牌。已經受到日本、德國汽車等工業崛起影響的美國五大湖區和中部的製造業,因此再次遭受滅頂之災;隨着中國加入WTO和工業體系的日益健全,美國傳統製造業徹底被摧毀。美國中部大量白人藍領失業,最終拋棄長期支持的民主黨,造就了川普在搖擺州和傳統藍色州的大局翻盤。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半年前的英國,當倫敦人還沉浸在金融業成爲中歐聯絡樞紐和地價瘋漲帶來的興奮中,英格蘭鄉下的煤礦工人等傳統產業失業者拋棄了歐盟。

donald_trump_by_gage_skidmore_3_cropped圖片:Gage Skidmore/創用CC

來自全球化的打壓迫使美國人選擇川普。與一些人的猜測恰好相反,美國中部鐵鏽帶和英國的傳統工人並不保守。在1960年的反戰、反種族歧視和性解放運動中,他們是英國工黨和美國民主黨執政並推行改革法案的堅實基礎,因此很難說他們是被川普充滿歧視的言辭煽惑。真正引起他們不滿的,恐怕是希拉蕊的郵件門、以及她對TPP等自由貿易協定的態度,塑造出一個在全球化得利的華爾街大資本家同路人的形象;民主黨大城市菁英同樣受益於全球化,並沒有重視桑德斯的左派理念在很多州民調超越希拉蕊的事實。

或許川普的粗魯言辭發泄了白人中產的不滿,但仍需消除奴隸工人的存在才能解決真正的問題。這就像羅馬共和國末期,出色的羅馬公民軍團節節勝利,掠奪大量的奴隸從事勞動讓貴族暴富,但自耕農和手工業者受到嚴重衝擊;憤怒的公民幫助皇帝驅逐元老院貴族勢力,但皇帝也無法滿足公民實際利益,只能用競技場上奴隸們的殘殺來平息公民的憤怒,最終導致羅馬分崩離析走向滅亡。今天的少數族裔和少數性別更不可能輕易成爲底層白人發泄不滿的奴隸。

義烏也並非全球化的真正受益者。來自河南等中國內陸省份的奴隸勞工取代了美國人的工作,得到的卻是不到十分之一的薪水。有害工作環境使他們患上塵肺甚至癌症,毫無社會福利,父母沒有醫保早早死去,子女得不到教育保障。而在最近開始的全球化衰退過程中,他們也失去了工作,更沒有所謂的勞動保障,領到的也是遠低於美國失業勞工、聊勝於無的救濟。更可怕的是,在廣東幫助工人維權的NGO成員們剛剛被判刑。

或許川普的當選是解決全球化不平等貿易的機會。如果美國並不能真的從全球化當中撤出,那麼,有效改善第三世界國家工人權力或許是不錯的選項。就像TPP曾經要求越南開放禁令,讓工人可以組織實際運作的獨立工會。屆時,在全球化中取得巨大利益的中國官僚權貴若是仍試圖阻擋,那麼共產黨也將被認同新美國的廣大中國無產階級徹底摧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