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琦欣

Languages:
中文
圖片:Michael Vadon/創用CC
編輯:William Tsai
翻譯:于恩平

美國總統大選也許能提供台灣人一個思索民主意義的機會。換句話說,目前看來,總統候選人希拉蕊雖然在普選票數勝出,卻輸了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的票數,唐納.川普將會在並未獲得大多數美國人民投票支持的情況下成為總統。因此,許多台灣人正在自問,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是什麼?讓我們來看看。

今天的許多民主國家並沒有總統或首長直接民選的制度。以英國為例,政府首長由立法機關指派。因此,議會最大黨通常能夠決定政府首長人選。這些國家的公民並不直接投票選出政府首長,而是投給參議員。這樣的政治系統有其優點,像美國每隔四年都為選舉季而震盪的奇觀,不會在這種選舉制度下發生。有些人認為這是比較可取的政府首長選舉方式,但也有人批評,政府首長不開放直接民選的制度缺乏透明度,並給予政黨太多權力影響政府決策。的確,全世界的政府制度都不一樣,也各有優缺點。

但因為選舉制度,國家認為民主有時候只是抗爭民主(contentious democracy)。擁有選舉人制度的美國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也就是說,美國的建國者們並不希望直接民主,以免群眾有可能賦予未受教育或不合格的候選人太多權力。美國的建國者們也偏好一個允許各州更大自治權的制度,反映在各州不同的法律和政府制度上。

donald_trump_sr-_at_citizens_united_freedom_summit_in_greenville_south_carolina_may_2015_by_michael_vadon_01圖片:Michael Vadon/創用CC

所以,美國選民在總統大選期間並不直接票選總統,而是投給所在各州的「選舉人」,由選舉人投給偏好的候選人。選舉人名單是由各州指定。除了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所有的州都以「贏者全拿」的基礎運作,各州選舉人人數與議會人數相當。因此,按照十年一次從人口普查推估的各州人口數變化,每十年各州眾議員的人數改組,使得各州選舉人票隨之變動。

從總數538張選舉人票之中獲得270張的總統候選人,就贏得總統席位。若是沒有候選人贏得多數選舉人票,則由聯邦眾議院以各州一票的方式選出總統。

然而,由於各州選舉人票數不均,這個制度也有可能讓一位總統候選人即使未能贏得多數普選票,卻仍獲得較多選舉人票數。希拉蕊.柯林頓贏得了多數普選票,卻在選舉人票數輸給唐納.川普,這樣的事件已是美國歷史上第五次,前一次是喬治.布希在2000年選贏阿爾.高爾。因此,選舉人制度一直被批評為美國政府內的不民主機制。2016總統大選結果揭曉後,全國各地普遍反對川普的抗議之中,也出現了廢除選舉人制度的訴求。

川普的勝利可能意味著,許多設想川普事實上贏得大多數美國人民支持的分析研究必須被重新評估。但諷刺的是,選舉人制度設計的原意正是為了預防像川普一樣的候選人崛起,因為選舉人可以選擇不投給本州人民所選的候選人,而這個制度正是美國建國者們創立的,為的是讓選舉人成為不適任的候選人贏得多數票之後的停損機制。

donald_trump_8566730507_2圖片:Michael Vadon/創用CC

有一個選舉人選擇違背投票者意願的專有名詞,叫做「失信選舉人」(faithless elector)。這是極其罕見的狀況,百分之九十九的選舉人會遵從本州投票者的意願。而從歷史來看,這從未改變過選舉結果。只有二十九個州的法律禁止失信選舉人,而刑罰很輕。當有些人宣稱可透過失信選舉人的方式阻止川普當選,這明顯激起了美國的政治危機。很多人拿川普的勝利和英國的脫歐公投(Brexit)做比較,這也和英國國會在多數公民投票贏得脫歐公投的情況下,召集阻止脫歐的情況相似。雖然英國當時的這番呼籲多半是一廂情願而不可能成真的想法,但由於川普事實上並沒有贏得多數票,諷刺的是,這個選舉人反抗川普的假設可能反倒是為美國人民的意願服務,即使是經由一個有爭議的民主制度。

美國常常被視為民主的典範,但選舉人制度揭露的是台灣民主制度的管治能力,事實上或許可以認為是比美國更民主的。台灣當然沒有選舉人制度。台灣可以合法發動公民投票,儘管現有公民投票權仍受「鳥籠」限制(鳥籠公投)。但在美國,即使各州內部有可能行使公民投票權,全國性公投卻是不可能的。由此說來,可知台灣比美國更有可能產生直接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