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進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編輯:胡景祥 
圖片:丘琦欣

資產階級民進黨最近以透過延續國民黨的砍假政策以及拒絕立法週休二日來對勞動階級發動攻勢是完全在預料之中的。多達三千餘名工會會員以及勞運團體於 10 月 25 日聚集在立法院前示威,並投擲雞蛋且在大門貼滿了傳單。其中較為激進的參與者們試圖翻牆進入立法院大樓內。警方則以鎮暴部隊以及肢體暴力進行鎮壓,造成多人受傷。

台灣的法律從未給予台灣工人們真正的週休二日,而台灣的工人們去年平均工作了 2104小時,是為全世界工時第四長的國家。在過去五年內,台灣平均每五天就有一起因過度勞動而導致的病例,每十二天就有一起過度勞動造成的死亡案例。由此可見,台灣的工人們雖然生活在一個工業高度發展的國家,卻仍然在慘不忍睹的環境中求生。長年以來,勞運人士為了訴求一個極其合理、溫和的法定週休二日訴求賣命的奔走。

民進黨預料之中的攻勢

然而,這次工人們並不是為了要求新的改革而示威,而僅僅是為了保衛現狀。民進黨的「改革」並沒有提供給工人們一個真正的週休二日,而是「一個例假和一個休息日」。這個「休息日」事實上是 8 小時的休息時間,而資方可以自由的調動到一整個工作週內,造成工人們仍然一週七天內要上六天的班。這個法案同時砍掉了工人們之前所享有的七天國定假日。整體看來,這個法案其實是一個延長工時的法案。

img_0708圖片:丘琦欣

先前的國民黨政府已經在 2015 年開始推動砍假。蔡英文在選前曾承諾不會延續這項政策。我在大選之前就已經警告:本性為資產階級政黨的民進黨是不會有意願去推動改善勞動階級的利益,尤其是在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前提下。蔡英文和民進黨在選後完全改變了他們的立場。行政院在院長林全的領導下,向由民進黨絕對多數控制的立法院遞交砍假法案,而民進黨立院黨團也仗其多數將法案保送至委員會審查。此時民進黨公開宣布他們將會在九月底前完成修法,但隨後,卻遭遇台灣社會各界支持的罷工浪潮興起,以六月二十四日華航員工罷工勝利為最顯著的例子。社會上階級意識的上升以及勞運人士不懈的努力,以及自由派時代力量和機會主義在野國民黨的支持,民進黨當下被迫暫停整個流程。

自九月起,民進黨再度嘗試著推動砍假法案。雖然勞運人士立即做出反應行動,但是由民進黨多數控制的衛環委員會仍然於十月五日以 17 分鐘宣布會議結束。民進黨不顧些許阻力一意孤行地試圖將砍假法案推回院會進行立法。在審議過程中民進黨多數在一分鐘內神速宣布法案審核完畢,比國民黨在 2014 年試圖黑箱服貿案通過僅多了 30 秒鐘。

在蔡英文領導下的民進黨對於攻擊勞動階級的堅持不僅止於延長工時。由政府管理的華航在六月對於罷工員工們所做出的承諾絕大部分都尚未履行,激發了新一波的抗議行動以及日後罷工的可能。

資本主義根本性的危機

這個對勞動階級所發動的攻勢一定要在現今台灣和全世界的資本主義危機的前提下來了解。台灣的 GDP 成長率從 2014 年的 3.9% 急遽的在去年下降至 0.7%,貿易量也在 2014 2015 年之間快速下滑,出口量減少了 10.9%,而進口量則減少了 15.8%[1]。對於中國和東南亞市場的貿易出口減少了多餘 10%,而對美國出口量也減少了 8.5%。同時,超額儲蓄率上升至二十年以來最高的 14.62%,整體投資率則自 2010 年以來不斷的下降[2]。青年失業率(20-24 歲之間)近年來一直維持在 12% 以上,而全國最富有的 10% 人口則控制了全國 61.8% 的財富

疲軟的經濟成長、投資的減少、以及貧富差距的劇增都不只是在台灣經濟才看得到的症狀。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DC)在 2014 年發表了一份灰暗的報告,預測世界經濟在未來至少 50 年內會遭遇非常緩慢的成長。美國在一般會被稱之為「成長性衰退」(growth recession)的成長率下虛弱的「復甦」。中國的生產過剩危機逐漸開始以今年年初股災,官方無法遏止的成長率下降,以及出口業的工作機會受到與日俱增的威脅等症狀浮上檯面。歐洲的嚴重經濟危機隨著英國脫歐、歐盟未來垮台機率的增加、以及德國義大利銀行業弊案等事件下更加惡化。而不久前為世界資產階級所期待的「新興市場」接二連三地進入危機。在所謂的「金磚四國」內,巴西、印度和俄國都深陷泥淖。事實上,巴西和俄國已經處於崩盤的狀況。所謂新興市場的經濟減緩將會比進步資本主義國家更加的嚴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新興市場各國的潛在輸出力,雖然在 2008 年危機下繼續成長,但將會從 2008 到 2014 年之間的 6.5%,在接下來五年下降至 5.2%。根據國際貨幣和銀行研究中心(ICMBS)於 2014 年發表的數據,英國廣播公司分析道

「自 2008 年以來,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中國,成了國債成長的主要推手。在中國的個案內,這份報告以「天文數字」來形容中國的債務增長。除了金融公司以外的產業債務上升了 72%,遠高於任何其他的新興市場國家。這份報告也顯示了土耳其,阿根廷以及泰國的債務也都有明顯的增加。

新興市場經濟尤其令這份報告的作者們憂心:『他們可能會是下次金融危機的震央中心。雖然發展後國家的國債較高,但是最近新興市場國家債務成長的速度,特別是亞洲國家,相當值得注意。』」*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資本主義系統正在逐漸腐化的過程中,而世界經濟崩盤的可能性也與日俱增。

img_0793圖片:丘琦欣

這一切都顯示了世界資本主義在二戰後的成長期後,已經開始進入了一個新的嚴重腐化階段。先前的金融危機導致了資本更加集中在少數的壟斷集團手中,而世界上不再有新的市場來發展和斂財。資本家們唯一能夠繼續賺取利潤的方法就是擴大其對於勞動階級的壓榨,並同時加大要求勞動階級對於商品的購買。這個矛盾在全世界都正快速地加劇。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蔡政府經歷了如此短暫的「蜜月期」,並且必須在不到一年內快速的公開攻擊勞動階級,以及以其他方式來維持統治階級的利益,如兆豐金弊案,甚至完全推翻之前的反核立場而考慮重啟核一。行政院長林全不斷受到了在台灣以半官方的姿態代表台灣大部分資方與政府談判的七大工商團體的壓力。民進黨過去因為倡導正名獨立,雖然現在已經名存實亡,但仍然被資產階級認定是反中政黨,也因此阻礙了他們整個階級在中國投資的機會。他們對於蔡政府的施壓自七月以來大幅上升,尤其在十一月初將會舉辦的兩岸經貿論壇之前,勢必會加劇。

越發激烈的階級鬥爭

台灣的資本主義危機客觀環境,自然導致了勞動階級必須保護自己,從而造成台灣社會階級意識的成長。這個趨勢在華航罷工行動中得到了見證。雖然當時的罷工僅有約兩千名工會會員直接參與,但是它卻帶動了廣大學生團體、旅客以及公民運動團體的大力聲援。其他一連串的行動,如台灣高鐵工會的計畫罷工、中華郵政郵務士要求改革不公平的工作衡量,以及南山人壽員工工會長期要求加薪的抗爭等,都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廣大矚目。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為解除一共必須要每三年出境一次的惡法也受到了廣大支持,並成功修法。而為了抗爭砍假法案而新成立的「123 大聯盟」則是在這次運動過程中規模最大的團體。

台灣和全世界的階級鬥爭在接下來的這段時期內勢必會加劇,尤其在經濟開始顯示崩盤的先兆时。台灣的勞動階級和青年已經在近來的行動中證明了他們是充滿鬥志且願意犧牲奉獻的,但是我們還需要做些什麼?我們如何能夠走向終結這個將無謂的苦難和辛勞加諸於社會大多數的資本主義系統呢?

沒有在資本主義內的替代方案

雖然這次對勞動階級的共識主要是民進黨政府透過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機器來執行,但我們絕不能對任何趁機站出來為工人們抱不平的資本勢力存有任何幻想。國民黨現在正試圖將自己喬裝成為捍衛週休二日和工人階級利益的在野黨。其厚顏無恥的程度達到了一整個世紀以來的新境界。我們不可以忘記民進黨的計畫是從國民黨時代開始的。不僅如此,我們必須清楚地了解:國民黨的觀點是由其為帝國主義買辦的歷史而形成的。他們對中國勞動階級所犯下的種種罪行造成了他們被偉大的中國革命驅逐。而他們先前對美國的支持也保全了他們在台灣能夠實行上世紀為時最長的戒嚴。他們現在正急著成為中國資本實力的代言人,為透過壓榨中國勞動階級而腫大,現在試圖將過剩資本向外投資並維持自己身為「中國共產黨」正當性的寄生蟲們服務。不論你認為自己是一名中國工人還是台灣工人,不論誰把持著資本主義政府,你的利益都不會前進一分一寸。

img_0806圖片:丘琦欣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美國,而部分民進黨和時代力量政客們也希望贏得美國的支持來抗衡中國對台灣的覬覦。我們絕不能忘記蔣介石和國民黨在台灣的獨裁政權是由美國帝國主義所支持的,而台灣今天在國際上的畸形地位並不只是中國的國族主義政策,很大一部分也是美國博弈下的結果。美國政府從來沒有為台灣的勞動階級爭取過一分一毫的利益,他們反而透過與國民黨和民進黨合作的方式來迫使台灣進口可疑的食品,例如瘦肉精豬肉,或是加入極其不民主且疑點重重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增加擴國企業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力以換得軍事安全上的保證。美國政府更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常態性地用納稅人的錢高價採購相對老舊的武器。

另外,世界情勢在過去二十年內見證了美國帝國主義實力在全世界各地的衰退,而美國國內也正在經歷與台灣沒有很大差異的階級鬥爭和社會動盪。在接下來的危機時代中,支持台灣人民並不盡然會符合美國政府的利益,因為台灣一直以來都被美國當成其在亞洲戰略中的一步棋而已。不管是那個資本主義勢力,他們都沒有能力為勞動階級提供任何幫助。工人們必須將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建立一個勞動階級的大型社會主義政黨

最近的各個抗爭行動逐漸地催生出如「123 大聯盟」這樣越來越大的組織,讓我們目睹了勞動階級團結並組織能夠打倒統治階級的大型團體的潛力。然而,工人們必須了解來自資產階級的攻勢接下來只會越來越猛烈,與其在單一訴求下進行合作,他們更有迫切需要去成立一個以階級獨立的政治立場代表工人階級利益的政黨。他們必須將“與資產階級正面鬥爭”作為自己的口號,而不是僅僅對老闆們施加輿論壓力來祈求資本家讓步,因為統治階級已經不會為勞動階級做出任何的妥協。這樣的政黨必須有最廣泛的內部民主機制,必須和官僚式的運作方式決裂,以帶動廣大勞苦大眾參與政治鬥爭的積極性。這政黨將能夠挑戰資本家政黨的獨裁統治。

這樣的政黨絕不能幻想僅僅改良資本主義,就算是得到政權後也不能夠僅僅改良資本主義國家機器。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解釋道:「現代的國家政權不過是管理整個資產階級的共同事務的委員會罷了。」我們已經清楚地目睹了資本主義勢力如何透過國家機器來執行反工人的政策,以及國民黨和民進黨政權都利用國家暴力來鎮壓異議以及維護資本主義系統。私產制永遠都是無產階級的敵人,它必須被推翻,將生產資料納入工人民主管理,並成立一個由工人們自己發展的民主機構所結合的工人政府。台灣的工人革命家們將會在全世界各地找到無窮無盡的同志和盟友們,積極連結中國、韓國、日本、菲律賓和其他國家的革命勢力,互相幫助各自國家革命事業的發展。

img_0827圖片:丘琦欣

儘管目前大部份的勞動階級還沒有加入抗爭的行列,認真誠懇且具有進步意識的無產階級鼓吹者們有責任去細心的研習馬克思主義者革命家們的著作和歷史,並將自己訓練成革命幹部,教育其他工人們,並在未來的革命時代中扮演著重要的組織性角色。

[1] 出自財政部統計處,《進出口貿易統計》,「進出口貿易值及年增率-按美元計算」,http://dmz9.moea.gov.tw/GMWeb/common/CommonQuery.aspx

[2] 出自行政院主計總處,「國民所得、儲蓄與投資-年依期間, 計價方式, 種類與項目 」,http://statdb.dgbas.gov.tw/pxweb/Dialog/Saveshow.asp

*筆者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