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琦欣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SCMP
編輯:胡景祥
翻譯:William Tsai

在越南,針對台塑越南河靜鋼廠汙染造成魚群大量死亡,以及越南政府試圖掩護台塑的抗議行動仍在持續,根據報導,10 月 2 日有一萬多人上街示威抗議台塑公司。有些人相信,抗議行動的矛頭如今可能已經指向中央政府。因為越南政府過去極力鎮壓群眾抗爭,因此這些抗議行動無疑是近年來越南所爆發的最大規模社會抗爭。弔詭的是,關於台商企業的這些行為,至今在台灣仍然不見討論。

數以百萬計的魚類屍體在四月間被沖上海岸,在橫跨越南中部四省,長達 200 公里的海岸線上,漁村再也不能捕魚,觸目可見魚屍。有些人引述消息指出,這是數十年來越南最嚴重的生態災難。抗爭者指稱的罪魁禍首是由台灣人經營的台塑河靜鋼鐵公司,認為魚類是在台塑鋼鐵廠一條長達數英哩的管線完工之後開始大量死亡的。台塑鋼鐵是由台灣最大的石化原料製造業者──台塑集團所擁有的。有鑑於台塑在台灣、柬埔寨、美國及其他地區汙染環境的漫長紀錄,這並不出人意料。

台灣媒體有時會報導越南人民不公平地撻伐台塑鋼鐵的消息。越南政府最終對台塑鋼鐵處以五億美元罰款的消息,部份台灣媒體報導成台塑遭受越南人民不公地譴責,以及越南政府勒贖台塑。有些報導甚至宣稱,越南政府不准台塑鋼鐵董事長陳源成離境,直到台塑同意支付五億美元的罰款為止。

photocreditreuters圖片:Reuters

事實上,越南政府起初卻是費盡心力為台塑護航,因為台塑投資興建的鋼鐵廠價值高達 106 億美元。越南政府起先試圖宣稱魚類大量死亡的原因「不明」,可能是藻類增殖所致;直到群眾上街抗議,政府才承認錯在台塑鋼鐵。台塑鋼鐵拒絕為魚類大量死亡負責,並表示越南人應該在魚類大量死亡和鋼鐵廠帶動的經濟發展之間二選一的回應,更無助於解決問題;這種言論隨後引發了人們在社群媒體上群起標籤 #toichonca 的抗爭行動,意思是「我選擇魚」。越南政府至今仍持續為台塑鋼鐵護航,拒絕對台塑進一步提出法律訴訟。

首先,台塑汙染環境的漫長紀錄在台灣本地一直是抗爭的對象。還在蔣經國獨裁的時代,台塑與黨國開發主義政權共謀興建第六輕油裂解廠就曾經引起大眾反彈,導致 1990 年 12 月兩萬人上街抗議台塑設立化工廠的計劃,這是台灣從威權統治轉型為民主政治的一次代表性抗爭。從那時至今,台灣共有超過 169 處非法廢棄物傾倒場,以及 8,000 多噸汞廢料與台塑有關。

作為一個工廠遍及全世界各地的跨國企業,台塑在美國的工廠也發生過工安意外,伊利諾州化工廠有五名員工死於爆炸事件,德州的化工廠爆炸也造成十一名員工受傷。但是台塑為時更久的非法傾倒廢棄物經歷,也清楚展現在 1999 年藉由賄賂政府官員,在柬埔寨施亞努市傾倒 3,000 噸汞廢料,導致三名村民死亡的事件之中。台塑在與柬埔寨軍方簽約清除這些廢料之後,一開始還想把廢料裝船運往加州,隨後又企圖運往內華達州棄置。

dsafghj圖片:Save The Taiwanese White Dolphin

台塑也被控在德拉瓦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德州非法汙染環境,導致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在 2009 年對台塑在德州康福角(Point Comfort)與路易斯安那州巴頓魯治(Baton Rouge)造成的環境破壞處以 1300 萬美元罰款。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2009 年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距離台塑康福角工廠六英哩之遠的牛群產生了基因病變,廠內的工人也有罹患腦癌,或被神經損傷困擾數十年之虞。2009 年,台塑也因為「對生態和經濟的破壞行為,造成毀損、破壞與死亡」而被德國的環保 NGO Ethecon 頒發「黑色星球獎」。

台塑集團過去也曾經對台灣本地的批評者提出告訴,企圖將他們消音。最近一次為人所熟知的事件,是台塑集團控告國立中興大學的莊秉潔教授,因為莊教授指稱雲林麥寮的台塑六輕工廠處理的碳氫化合物,導致周邊居民的罹癌風險提高。在台塑以誹謗罪名控告莊教授之後,全球各地一千多位學者簽名聯署聲援莊教授,其中包括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遠哲。

台塑集團對於自己的環境汙染紀錄也是謊話連篇,它的公關部門費盡心力宣稱台塑是對環境友善的企業,不僅竭盡全力確保自己的工廠對環境無害,更將推動環境保護列為企業中心價值。其他時候,台塑偶爾也會以其化工廠所創造的就業機會,將自己的行為正當化。實際上,它在越南正是試圖運用鋼鐵廠可能帶來的經濟成長為自己辯護。

photocreditasiatimes圖片:EPA

因此,台塑鋼鐵和台灣的台塑集團竟然還有這麼多辯解倒是出人意料。即使到了現在,台塑集團不顧地方政府以汙染超標為由下令停工,仍然拒絕關閉彰化的台化工廠。而在越南,台塑鋼鐵在魚類大量死亡事件之後仍持續破壞環境;隨後台塑鋼鐵又被查獲在多處地點非法傾倒廢棄物,並且疑似將有毒廢棄物運往廣平省外海,裝入負重袋拋下海中。

蔡英文政府至今對於魚群大量死亡事件幾乎沒有任何反應,也令人意外。由於台商企業遭受如此強大的反彈,這些事件似乎使得蔡英文力求加強台灣和東南亞各國政治及經濟關係,以擺脫台灣經濟對中國過度依賴的新南向政策難以為繼。越南在新南向政策之中,必定是蔡英文極力強化雙邊關係的其中一國。

台塑鋼鐵造成魚類大量死亡的這類事件,讓台灣看來跟中國毫無差別,都是對東南亞各國進行經濟剝削的一方,這恐怕對新南向政策有害。儘管如此,人們仍不免疑惑,蔡英文對這次事件整體而言不置一詞,或許是因為她不想冒犯越南現任政府,這是對抗中國威脅的潛在盟友,即使這同時意味著她選擇和專制政權站在一起,而非越南人民。

13987586_918792381582960_3873886732685313786_o圖片:蘇治芬臉書

民進黨立法委員蘇治芬在八月初訪問越南,勘查眾人指為魚群死亡主因的台塑鋼鐵廠。越南政府一如先前明確地試圖為台塑鋼鐵護航,這次同樣試圖阻撓蘇治芬訪問工廠,竟將她扣留在機場一段時間,才讓她入境。可是除了台北的幾場小規模抗議之外,大部分時候不論是蔡英文政府,還是台灣的社運青年,對這個議題仍繼續保持緘默。

最近一波抗議的導火線,則是越南政府宣布台塑鋼鐵的賠償金發放只會進行六個月,賠償金額也比預期更低。這是越南政府企圖為台塑鋼鐵護航的另一個信號,它試圖將非政府組織排除在處理生態破壞的流程之外,並發動媒體宣傳機器極力汙衊抗爭者,也足以證明這點。越南政府的喉舌和越南共產黨統治下的黨國專政邏輯相呼應,同樣指控抗爭者受外國反動勢力操控,意圖顛覆政權。但台塑鋼鐵的風波仍在持續中,至今為止,台灣還是沒有明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