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琦欣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總統府
翻譯:Kevin Nian-kai Wang

以下文章早於蔡英文就職典禮前,便於三月以英文撰寫完成。

近來有人要把台獨掃進歷史的灰燼?

民進黨在 2016 年選舉中大獲全勝後,台灣的政治光譜似乎又出現變化了。「華獨」跟「台獨」兩種立場之間的鴻溝日益顯著,國民黨不論是促統立場或是黨本身皆受挫;在這樣的狀況下,台灣政治光譜最重要的分水嶺,似乎也讓人開始看到變動的跡象了,從原本的「統/獨」分野,變成「華獨/台獨」之爭。

二月底《凱達格蘭媒體》主編葉介庭的一篇文章,在西方的台灣政治評論家之間廣為傳閱,而該文似乎暗示,在近日的政治發展下,「台獨」的想法應該要揚棄了。即使該文並未直接點出這一點,但文章主要倡議「中華民國獨立」(意即「華獨」),認為以現狀來看,「華獨」比起「台獨」是更現實的作法。也就是說,我們不必將「中華民國」的憲法架構轉變成為一個現今尚未存在的「台灣共和國」,只是要將「中華民體」的體制本土化而已。

PhotoCreditYahoo蔡英文當選後首次演說,背後同時有中華民國國旗和民進黨黨旗,暗示蔡英文會依照中華民國的架構來執政;此一視覺意象也加強了她在勝選演說中的重點。圖片:Yahoo

蔡英文和民進黨已經明確指出他們會比較貼近「中華民國」的立場,而凱達格蘭媒體的看法,大致上呼應了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政治立場。寇謐將在《想想論壇》英文版已經提出這樣的看法:他不斷提出蔡英文在兩岸關係議題上會「出奇地務實」,字裡行間似乎透露出這樣的立場,而他所謂民進黨內阻撓國、民兩黨合作的「過時的聲音」,似乎也就是指向這個問題。目前已經可以看到,泛綠主流已經逐漸朝向在蔡英文領導下的「華獨」立場,反映出蔡英文靠向中間的政治路線。

從葉介庭的文章,以及英語界台灣政治評論人士對該文的肯定來看,加入這個立場的人已經不少。但這樣對「台獨」的明確攻擊(這是連蔡英文現今都不敢做的事),也許該讓我們嚴格檢視一下文章中的一些論點。總結來說,我們認為若以「顧慮現實」為名,將「台獨」變成歷史的灰燼,恐怕言之過早。

「華獨」與「台獨」二詞是台獨陣營訂下的區別,而「華獨」為貶語;雖然如此,若要勾勒出台灣政治環境變動之下的不同立場,「華獨」與「台獨」之區別仍舊有用。更明確來說,「華獨」認為實質獨立(de facto independence)的現狀可接受,而「台獨」的目標是台灣的法理獨立(de jure independence),以及處理中國/台灣的族群與公民認同;事實上,這二者是台灣建國運動的中心議題,更是一個長期未解之命題。那麼,「華獨」的立場為何有瑕疵?

首先,「華獨」表面上看來是務實的選擇,但實際上根本不是;更精確來說,「華獨」忽視了中華民國底下的法律、外交與制度架構,而這些若要在地化,不是相當困難,就是根本無法進行。「華獨」忽視的另外一點,是中華民國架構不只讓國民黨繼續大幅干預台灣政治,更讓中國也有干擾台灣政治的立足點。

jhgkujb傳統上代表台獨的旗幟(上)與民進黨的黨旗(下)。民進黨以往是代表台獨的黨派,但近年來已不再強調這個立場,黨內亦不斷爭辯是否要廢除台獨黨綱。

再者,葉介庭在文章中所攻擊的「台獨」立場,事實上只是引開注意力的稻草人。葉介庭在文中指稱,「台獨基本教義派」人士的信念和思維跟不上時代、不切實際;但事實上,他們對於葉介庭指出的問題早就已經深思熟慮過了,只是葉介庭沒有認知這一點。另外,民進黨就算在表面上漸漸轉向「華獨」的立場,卻不願泯滅「台獨」運動的聲音,也許正是出自黨內自身的務實考量。台獨運動人士和其他公民團體有高度的人脈連結,許多反國民黨的示威和抗議都是靠他們幫忙動員。

最後,近來有許多人高唱台獨已死,必須拋棄。這樣的呼聲並沒有成功,因為種種「超越台獨」的嘗試仍舊沒有超越同樣的基本問題。事實上,各種「超越台獨」的論述,反而只是讓台灣當前的基本問題更加混淆不清。

台灣能見度之缺乏

葉介庭稱「華獨」與「台獨」之差異只是在玩弄文字遊戲、「台獨」人士只是過份追求「政治正確」和「正確用詞」,但這種說法忽略了更根本的問題。台灣的國際能見度既然已經不高,而且之所以如此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台灣」無法與「中國」區分明確,那麼要讓世界其他國家認定「中華民國」等同「台灣」更是難上加難。

PhotocreditTime1945年《時代》雜誌封面,蔣介石在國民黨黨徽前。國民黨黨徽為中華民國國旗的一部份。圖片:《時代》雜誌

葉介庭認為:「在當今的世界,大多數人的體會與認知就是台灣是一個國家;若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是一件違反常理的事,特別是如果目標就是要將台灣建立為一個國家之時。」另外他也指出,台獨運動並沒有要求台灣脫離「中國」獨立,因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於中國之外,故「台獨」所要求的獨立其實是脫離「中華民國」獨立;他認為這有違常理,因為這種說法會讓人誤以為台灣要脫離中國,有如蘇格蘭要脫離聯合王國(英國),或圖博(西藏)要脫離中國一般。

但我們可以改問:「大多數人的體會與認知就是台灣是一個國家」,指的是哪一個世界?肯定不是指這個世界。台灣面臨的難題之一,就是「台灣」在國際上幾乎無人認知,或是被認為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國家,再不然就是被視為與中國不可分割。為何如此?這正是因為台灣與中國的連結,同時又被中國的陰影籠照。多年以來,國民黨不斷聲稱台灣確確實實是中國的一部份,而且台灣不論在語言、文化和血統上都確確實實屬於「中華民國」,因此台灣在文化層面上無法視為與中國不同。

圖博等地的脫離中國獨立運動之所以有國際支持,很大一部份就是因為世人大多認為圖博的文化有別於中國文化。即使台灣與圖博、東突厥(新疆)有別,現在實質獨立於中國之外,但以外人的感知來說,台灣與中國之間缺乏有利於台灣獨立的顯著文化差異。

美國扶植蔣介石政權來抗衡中國時,還有辦法讓人維持台灣是「自由中國」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象,因為二戰時期的各個流亡政府仍讓人記憶猶新。不過,中、美建交之後,再加上中國數十年來的經濟飆漲,台灣在國際上的認知度便大幅下滑,因為台灣與中國並未讓人察覺出任何文化的差異。即使國民黨宣稱台灣保留了中共執政後喪失的中華文化,但台灣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比中國更「中國」。

PhotoCreditWeibo如地圖中所示,在種種歷史因素之下,中華民國宣稱的領土範圍甚至比當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範圍還大。圖片:微博

因此,就算有不少人稍稍知道台灣政權宣稱擁有中國一事,這並不表示世界各國會支持以「中華民國」為名義的實質獨立,因為這樣就會表示「台灣」不是「中國」。撇開「台灣」與「泰國」經常被人混淆的諸多笑話不談,任何人都無法真正猜測到台灣的能見度有多麼差,以及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關係有多麼渾沌不明。以我自身經驗來說,我甚至還認識美國常春藤聯盟學校中國研究的博士候選人,就算入關來到台灣,但居留在台灣的期間一直以為中、台關係與中、港關係一樣,以為兩個都是半自治但受北京遙控的地區。

如果外人只以台灣與中國的相關係當出發點,使得讓「台灣」是「台灣」是這麼困難的事,那麼我們真的有辦法讓人以為「中華民國」只是「台灣」的另一個名字嗎?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實情況

我們也可以發現,「中華民國」政體有自成一格的法律存在。以往「中華民國」的存在被國民黨利用,以發揮不正當的影響力,即使在 1990 年代的民主改革之後依然如此;這是因為國民黨在各個政府機關裡的權力網路仍舊未被消滅。

雖然有人宣稱中華民國政體已民主化,因此政治中立,但只要看到軍警體系裡仍存有國民黨權力網路,就會發現這種假設不但與事實不符,有時甚至還有危險:近日憲兵搜索民宅,防止白色恐怖相關文件公開一事,便可略見一斑。

PhotoCreditWikiCommons中華民國憲兵徽章,上面可見國民黨黨徽(同樣出現在中華民國國旗上)。圖片:維基共享資源

未來的改革也許可以打破這些權力網路,不過我們也不禁要質疑,這些權力網路是否會變成改革的阻力。中華民國的架構成為國民黨藏匿權力網路的好地方,如果改革達不到中華民國架構的核心,這些網路也就沒有完全消失的一天。若要一方面推動深度改革,另一方面又保住中華民國的基本架構,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若要將中華民國架構裡的中國本位思維本土化,亦是一件吃力的事,因為中國本位的思維正是中華民國憲法的立基。如果中華民國要改革從中國大陸帶過來的法律,事實上根本就是將一個國家的憲法修正成適用在另一個國家。

PhotoCreditWikiCommons中華民國警察的徽章,同樣可見國民黨黨徽。圖片:維基共享資源

再者,若要在中華民國的架構下處理轉型正義、外省/本省、原住民正義相關議題時,也一定會碰到問題(這還得假設中華民國的架構有辦法讓人真正處理這些議題)。中華民國架構本身就是一個中國本位、漢人本位的架構,因為中華民國的架構出自孫文的中國漢人民族主義。

葉介庭是不是打算以「政治正確」四個字,再加上台灣已經完全「民主化」的推論,試圖將這些議題丟掉不談呢?民進黨意圖維持中華民國架構,開始對這些議題推拖,也不難讓人理解為什麼。

但是,如果這些台灣自己內部的正義無關緊要,那麼中華民國的架構必是台灣在國際關係上的絆腳石。

中國藉由中華民國架構的影響

如前文所述,若將中華民國架構保留並本土化,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關聯便永遠不會切斷;另外,我們也一定要記得,只要「一中原則」存在,台灣就幾乎不可能進入聯合國,或任何中國已經是會員國的國際組織。這一件事情,就會讓台灣永遠無法受到國際認定。

PhotoCreditAFP去年十一月在新加坡的馬習會。圖片:法新社

倘若保留中華民國架構,甚至將其完全制度化,台灣看起來就永遠擺脫不了只有「實質獨立」、沒有「法理獨立」的狀態,也就是讓台灣永遠處在當前的國際困境,不得翻身。

但在這種狀態之下,中國也永遠能透過中華民國架構,來干預台灣的主權。中華民國架構認可中國對台灣的宣稱主權;換句話說,中華民國架構和中華民國憲法裡的「中國」也許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可是由於它們沒有切斷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關聯,它們便成為中國可以利用的工具,讓他們得以不斷宣稱擁有台灣的主權。馬習會應該讓這件事情再清楚不過了:所謂「九二共識」底下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在那場會面裡只有出現「一中」,卻不見「各表」。

事實上,葉介庭在文章中認為要「與中國發展健全、永續的關係」,以化解台、中關係的難題。從一方面來說,這樣的建議相當模糊不清(也許是說,只有與中國簽訂貿易協議才是正解,但這也是十足馬英九式的論點);就另一方面來說,如果真的要與中國有「健全、永續的關係」,可能要等到中國承認台灣獨立的一天,並與台灣發展正常的國與國關係。但是,中國不斷宣稱擁有台灣,而且這種宣稱又藉由中華民國架構更加有力、更有正當性;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可能發展出正常的國與國關係?

PhotoCreditTECRO2015 年新年在美國首府華盛頓舉行的中華民國升旗典禮,美國駐台辦事處對此表示不滿,因為這違反了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圖片:TECRO

倘若世界其他國家不太可能認為「中華民國」等同「台灣」,那麼他國幾乎一定會認同中國基於中華民國架構之上宣稱擁有台灣,而非台灣基於中華民國架構之上宣稱不屬於中國。事實上,從馬習會之中,我們可以臆測根本不會有人管法律上「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關聯,因為大家只會看誰的聲音比較大,而聲音大的一方也一定會是中國。這一切只會指出,必須要鏟除中華民國架構,才能切斷與中國的關聯。那麼,為何有人那麼怕台灣獨立?

為何要怕台灣獨立?

大多數「摒棄台獨政治立場」的論述,建立在不要激怒中國的恐懼之上。但是,除了讓人無法在必要時指出中國在膨風以外,這樣的觀點更認為支持台獨的社會運動對選舉政治的干擾過大。

就這個觀點來看,社會運動必須壓制下來,以免社會運動過度干預政治,讓民進黨無法透過立法院進行改革。但是,這樣我們又要如何監督民進黨?如果沒有人去推動民進黨,民進黨是否一定會往後退?若不提出這些疑問,無疑是盲目相信選舉政治足以解決所有的政治問題。

事實上,這個觀點的基本前提,也是假設台灣已經是一個完全民主化的國家,因此政治問題透過選舉政治來解決最恰當。葉介庭在文章中亦假定台灣已經是一個選舉制度完備的民主社會,因此「台獨」不再有必要。但是,這一兩年期間,國民黨就枉顧民主程序,強硬推動服貿協議等議案,我們不就親眼見識到台灣「不是」民主國家了嗎?假如有人忘了,服貿協議是國民黨在 30 秒內強硬通過的,沒有表決、沒有審查,才會導致那麼大規模的抗議。我們也許剛剛看到台灣史上第一個不是由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但若要說台灣因此已經完全民主化,實在是言之過早。

photocreditdemocracyat4am (1)太陽花運動時被佔領的立法院。圖片:Democracy at 4 AM

最後,這個觀點似乎完全放棄任何將台灣帶出「現狀」的打算:華獨人士說,任何超出「現狀」的作法,風險都太大了。但是,台灣真的有辦法永遠維持實質獨立於中國之外的現狀嗎?中國的勢力逐漸擴大,台灣能繼續維持現狀的時日恐怕已經不多;無論這個威脅是否只是空包彈,習近平過去已經說了,他在 2020 年卸任之前會佔下台灣。

攻擊的是台獨稻草人?

那麼,台獨支持者是否真如葉介庭和其他人所說,有那麼不理性嗎?

葉介庭以自由台灣黨創始人蔡丁貴為例,認為他是一位「強硬」的台獨人士,會指控批評者是「華獨」。在這樣的描繪下,蔡丁貴是一位只會搞分裂的激進份子,一味孤行操弄「台獨」與「華獨」之間的文字遊戲,因此無法與時代力量或民進黨等其他勢力合作。

但是,這到底是不是真相?要注意的是,蔡丁貴在受訪時提到,自由台灣黨之所以要推動台獨,有一部份是讓民進黨可以不必那麼明白點出這個立場,以避免這個議題過度排他。在此同時,台獨的聲音從政治圈裡完全消失更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因為國民黨等促統勢力依然活躍。

PhotoCreditFreeTaiwanParty蔡丁貴與自由台灣黨黨員抗議中華民國政府取締「台灣國」護照貼紙。圖片:自由台灣黨

倘若側翼傳來的台獨聲音不見,民進黨會在國民黨施壓之下拋棄所有的獨立立場(不論是「台獨」或「華獨」),如此便會讓國民黨推動統一的力量更強。諷刺的是,目前已經可以看出民進黨黨內也有人持同樣的看法;因此,民進黨本身也需要有人倡議台獨。當然,有些民進黨人士也暗示過,民進黨本身無法明白說的事,可能需要其他人幫忙推動,而且民進黨為了維持公正、無偏見的形象,有時無法大力批判國民黨,此時台獨人士對民進黨來說有相當的實用價值。

台獨人士在推動台灣獨立時,並沒有喪失理智、與現實脫節;事實上,從許多場合來看,這已經是一種「分工」的作法,以便在較激進的主張與較務實的考量之間取得平衡。再說,幾乎沒有人會認為「華獨」比「完全不獨立」更糟;對他人下這樣的指控,無疑與攻擊轉移焦點用的稻草人無異。

說台獨過氣?說了那麼多次,台獨依舊有生氣

西方政論家、高度美國化的台灣人與美籍台灣人士有時跟台灣政治脫節的程度讓人吃驚。他們認為「台獨」的幽影可以輕易打消;從這樣的看法,就能看得出他們脫勾的情況有多嚴重。首先,台獨運動的歷史相當長久,根本不可能就這樣輕易甩開,特別是後太陽花時期裡,有愈來愈多年輕人公開支持台灣獨立,與以往台獨大多是老人在提倡的情形大為迥異。

也許有人認為,台獨的政治立場太過邊緣,選舉過了之後就可以拋棄,但這樣的看法非常嚴重錯估了這幾年開始投入政治的年輕人對政治的想法,也沒有考慮到「台獨」的歷史意義與對台灣的價值,更沒有想到放棄這些意義與價值又會代表什麼。

photocreditbrianhioe (1)圖片:丘琦欣

雖然當今大多數人確實認為要維持「現狀」、不獨也不統,但就因為這樣把台獨的立場從政治中鏟除掉,實在是不恰當。

反過來說,過去已經有不少人宣稱台獨已死,但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宣稱也都失敗了。舉例來說,李登輝亦中亦台的「新台灣人」論,有一部份來說就是要跳脫台獨議題,而這個論點日後又由馬英九和他底下的國民黨承接下來:馬英九便以同時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和中國人,藉此合理化他的促統觀點。但是,這些試圖改寫認同的嘗試失敗了,台灣獨立的聲音卻依然存在。

結論:要「顧現實」?

在支持台獨與反台獨、將中華民國架構本土化的兩種論述之間,我們看到兩種的分水嶺是:以漸進、「革新」的觀點看待社會變革,將既有架構本土化;以及較為「革命」式的觀點,要求與過往大力斷開,創立全新的架構;當然,前者是「華獨」的立場,後者是「台獨」的立場。

「革新」與「革命」二者各有各的用處,也並不全然相斥。舉例來說,尋求「革新」的呼聲是要求「革命」的指標,「革命」有時也是從「革新」的呼聲中脫胎而來,兩者並不對立。不過,假如只為了「顧慮現實」或「務實」,而放棄激進的台獨呼聲,無疑會排除眾多的政治可能性。現在拋棄台獨會是個錯誤,事實上還很危險。

台獨的立場真的有那麼無理取鬧嗎?台灣被國際社會排擠,已經被邊緣化了;因此,台灣亟需一反當前友邦不斷減少趨勢,但就算是留下中華民國的架構,將之本土化,這個趨勢很可能也不會變。相反地,推翻中華民國架構的種種嘗試,讓我們有機會讓一切重新來過,讓台灣重啟與國際社會的關係。

PhotoCreditWikiCommons:EddyHuang太陽花運動時,在立法院上倒掛的中華民國國旗。圖片:維基共享資源

假如中華民國架構真的被推翻,挑戰就是世界各國是否甘冒激怒中國的風險,另外,這也必須發生在中國的地位被削弱,而且已經弱到挑戰台獨弊大於利之時,只好接受台灣獨立。

近年中國內部動亂,與國際社會的關係日漸緊繃不和,未來數十年間可能會出現讓台灣獨立的機會。1990 年代李登輝執政、2000 年代陳水扁執政時,也許真的有出現這樣的機會,只是我們錯失良機。

但另一方面來說,如果認為華獨是唯一可行的選項,也就等於接受「現狀」,對於各種不可能永遠維持「現狀」的跡象視若無睹,只要祈禱一切會順利就好。相信一切都會如人所願,才是真正不切實際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