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天夏・彼得森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洪延平

阿凱・歌利遭紐約亞裔警官梁彼得槍殺一案,在美籍亞裔社群內有許多討論。何天夏・彼得森是阿凱・歌利的阿姨,破土在此刊出關於此案她所寫的公開信。

破土之前已在〈籽〉攝影專欄中報導了何天夏・彼得森也以中文與英文,寫了很多關於梁彼得的審訊。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在 2016 年二月十一號,陪審團判了梁彼得二級誤殺罪,這判決是正確的,而且檢察官提供了不計其數的專家與證人。

我們今天在這因為有些人不同意這個判決,我們今天在這因為其他人認為梁彼得不應該負責任。我今天在這裡,是因為我的姪子被害怕的菜鳥警察梁彼得殺了。他魯莽得步入黑暗樓梯間,而且他的手指在扳機上──因為他的魯莽,阿凱・歌利今天不在這裡。

你不能濫殺無辜的人,然後不負責任。在支持梁彼得的示威運動中,許多支持者濫用馬丁路德金說的「不公不義, 無論在何處,都是對於各地的正義的威脅」不只是令人反感,也是毫無顧忌的不尊重。

我們來談談梁彼得對阿凱・歌利的不公正。

1)梁彼得走進了陰暗的樓梯間,而且手指還放在扳機上。那,是什麼對他和他的夥伴有威脅?

2)梁彼得,在魯莽地開火之後,回到樓梯間,不只是為了找子彈,更是為了找彈殼來掩蓋事件。

3)在與他的夥伴─藍道,爭論發生了什麼之後,梁比較關心的是,他會不會被開除,而不是去援助奄奄一息的人。

4)聽到有人在公寓樓下哭了以後,他們才去調查。看著對阿凱施行 CPR 急救的人正透過電話在學著操作,他們卻只在阿凱的身邊晃晃,看著他倒臥在自己的血與尿裡,一次也沒有給予 CPR 急救.

所以,我問你,梁彼得,給阿凱・歌利的正義在哪裏?你對一位奄奄一息的人沒有任何憐憫或同情。你無法直視他的眼睛─你是個懦夫。

你,梁彼得,才是對正義的威脅。你對阿凱・歌利不公不義。不管你是什麼顏色,什麼性別或宗教,你一定要負責。你的陪審團要你負責!

馬丁路德金說:「如果我們開始對重要的事物沉默,那就代表我們開始失去了自己的人生。」

阿凱・歌利的生命,對這個家庭,是重要的事,而你,把他的生命從我們身邊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