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進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丘琦欣

這個週末,台灣的勞動階級將再次的身處於他們無法控制的劇變之中。2016 年的台灣總統大選將標誌著台灣歷史的一個新的樞紐,是我國資產階級政治的轉折點,而非勞動大眾的勝利。雖然中國國民黨在總統及國會選舉中的極可能大敗令人振奮,但是民進黨的全盤獲勝對台灣的勞動人民來說卻不意味著實質上的差別。對大部份人來說,蔡英文的當選早已因國民黨跌落谷底的支持度而成為定局。同樣確定,但大部份人不一定清楚的,則是蔡英文將無法兌現她的承諾,她最終仍會支持帝國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的資產階級政策,並且屈從於那些在中國謀利的台灣資本家階級,繼續侵蝕台灣勞動大眾的利益。同時,我們目睹了新興的「第三勢力」政黨接二連三地在選舉前放棄了獨立於民進黨之外的位置,以及任何保衛台灣勞動階級的意願。

IMG_20160109_134532圖片:丘琦欣

台灣工人中的進步階層已經完全了解這個事實,並訴諸激進的手段來呼籲社會的注意。但是,唯有建立一個以台灣勞動階級為主的大型政黨,才能夠建立一個在資本主義攻勢下捍衛他們的政治機構,並賦予他們拿下政權,建立更高等社會的力量。

國民黨的「敗亡」

國民黨極可能在總統和國會選舉中受到的重挫,現在正在大多數人的腦海內美好的蕩漾著。我們當然不可否認中國國民黨是一個充斥著波拿巴獨裁主義歷史罪行以及資產階級愚蠢矛盾的歷史結構,應當永遠驅逐於台灣和世界政治之外。但是我們必須提醒自己最近民調顯示其仍然能夠成為國會最大少數黨的事實。而且就算國民黨完全被邊緣化,或是宣布解散,我們仍然必須捫心自問:國民黨倒了之後,我們接下來要做什 麼?馬政府下的台灣經濟衰退並不只是由於馬英九急促地擁抱中國帝國主義,同時也是世界資本主義系統邁向更深一層危機的徵兆。因為中國資本主義經濟以向歐美出口廉價商品為基礎,而這兩地仍無法從 2008 年全球崩盤中完全復甦而還在減緩運作。在持續陷入混亂的世界經濟秩序中,民進黨政府是不可能奇蹟性的將台灣突然帶向繁榮。

IMG_20160109_141524圖片:丘琦欣

我們也必須注意到民進黨同樣是臣服於資助國民黨的傾中資產階級。而這些人對保衛台灣勞動人民的權益,或者是民進黨標榜的台獨訴求皆漠不關心。當我們歡慶國民黨的倒台時,也必須要思考明天過後該怎麼辦。

我們提出這個理性的問題很顯然的不是勸導台灣人民接受蔡英文上任後無可避免的妥協,而是殷切地提醒一個另類選擇的需要。這項選擇必須能夠有效的對抗台灣資產階級以及中美帝國主義勢力的攻勢。唯獨一個大型的、備有馬克思主義政策綱領的勞動政黨才能夠滿足這個需要。這個綱領則申論巨型壟斷性財團及銀行應收歸公有並以民主性的方式由勞動階級運作,而不是在公共或私人官僚體制下管理。

蔡英文遲早的失敗

不應讓我們對於擊敗國民黨的殷切而疏忽了完全檢驗蔡英文政策的責任,尤其是當她即將在我們資產階級民主下當選總統的時候。民進黨作為一個黨已經重複地證明自己是資產階級的忠實盟友,並自建黨以來接二連三的破壞、背叛勞工運動。歷史上,民進黨也大量接受如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以及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這種在中國握有龐大事業的標準資產統治階級的贊助。蔡英文在貿易策略與政策上是完全一致的,兩者皆支持加入美國主導的 TPP,中國主導的 RCEP,以及簽越多自由貿易協定越好的態度。而我們已經目睹了蔡英文如何在面對馬習會時搖曳不定的態度,以及對維護台灣福利與勞權的被動性轉變。唯一一貫的則是她要求增強台灣的軍事產業以及吸引美國科技產業資本家來台再度投資。蔡英文的行徑與美國民主黨的風範大同小異:都是假裝關心被統治階級的偽善者。

PhotoCreditSET圖片:SET

蔡英文所隸屬的民主進步黨是一個代表統治階級吞噬和剝削的資產階級政治機械。它能夠不懈的力挺腐敗黨鞭柯建銘以及地方仕紳之女呂孫凌,卻又同時以虛偽的「大方」態度協助時代力量,正是因為柯、呂以及其他較少受到主流注意的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們都是最老練的資產階級利益代表人。他們之中可能有些是反中的,也有些人持保守態度,但通通都是資本主義社會剝削制度的受益者。

如果我們無法依靠國、民兩黨來保衛台灣於帝國主義侵蝕和剝削,我們能夠寄望於現在以時代力量和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綠社盟)為主第三勢力政黨嗎?

時代力量和綠社盟:終究會令人失望的第三勢力

對台灣人來說,太陽花運動永遠是一次國家在面對搖搖欲墜全球資本主義以及急著向中國帝國主義倒戈的政府下,人民所發動的歷史性社會覺醒。學生們,如同其他國家的過去例子,首先邁出了重大社會改變的第一步,而從之後台灣社會對太陽花運動支持的規模,我們可以看到一絲絲革命情勢在台灣發生的可能景象。在社會大眾對於改變的劇烈期望下,我們看見了許多新興的政黨的誕生作為這個希望的代表。

然而,誠如馬克思主義者們已經瞭解到,社會意識是時起時落的。當對改變的熱誠開始冷卻時,這些第三勢力政黨也開始因為逐步險惡的競爭環境而遵循資產階級民主的政治遊戲規則。如今,第三勢力能夠受到主流注意的政黨也只剩下時代力量和綠社盟。

不幸的是,這兩個以標榜「進步」和「左傾」為建制的兩大黨外的選擇,為了勝選而逐漸地向建制妥協。

12487261_1107604065977615_6036407625850562504_o圖片:時代力量

時代力量和綠社盟都短視的為了獲得立院席次而對民進黨做出了大幅的妥協。時代力量從一開始就決定與民進黨緊密合作,甚至直接讓洪慈庸與蔡英文在台中分享同一個競選總部,並由台中市長林佳龍直接操盤選戰。而民進黨也不惜犧牲自己基層的候選人來「禮讓」選區給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但是我們在很多重要選區上看到民進黨則毫不留情的羞辱時代力量,我們從原本參選淡水選區馮光遠不敵民進黨望族之女呂孫凌而慘淡被迫退選,以及隻身面對民進黨力挺的污吏黨鞭柯建銘,卻必須目睹自己同志們與民進黨公開勾肩搭背的邱顯智,這兩個例子就可以看出誰是老大。時代力量和民進黨兩者之間的差別,隨著大選的來臨越來越難辨認。

另一方面,擁有作為台灣第一個本土派社會民主政黨象徵意義的社民黨以及其成立的綠社盟,如今已經完全放棄了原來堅持對立與民進黨的原則,投靠機會主義路線。雖然其不分區候選人名單列標榜代表勞工的工會領袖張麗芬為第一,我們也同時看到了黨主席范雲因不敵龐大壓力而最終同意與蔡英文同台做便當,甚至為腐敗的柯建銘站台,完全背叛了不久前做出的承諾,獲得了民進黨的支持。另外一方面我們也看到了綠社盟候選人李晏榕,一開始以脫離自己資產階級家庭背景而支持弱勢的姿態參選,卻在不久前炫耀自己與大資本家施振榮淵源是多麼的深厚,更離譜的逕自拜會極右派總統候選人宋楚瑜。雖然馬克思主義者早就了解改革主義是烏托邦式的空想,但是社民黨成立不到兩年就已經向建制屈服,何嘗不會見笑於他們在歐洲的同儕和前輩們?

10286816_958168184272436_8388192424369303522_o圖片:社會民主黨

但是這兩個新興政黨如今的行徑其實背後有一個很簡單的主因:兩者皆非面向於勞動階級的政黨,甚至有時候還對勞工們持有一種家長主義的態度,視工人們為附屬性的社會階級。這些政黨並不了解勞動階級在社會上握有能夠停止生產和直接停止資產階級盈利的真正力量,反而面向並不握有相等物質力量的學生和小資產階級,因此終究還是要向資產階級政治屈服。自由派的時代力量和改革主義的綠社盟因為他們的錯誤路線,兩者皆無法在一個民進黨過半的國會下實行他們真正訴求的政策。因此,我們將會看著這兩黨繼續偏離於他們原來的初衷,並逐漸降低自己代表台灣 99% 人民的資格。在這個情況下,他們就不可能是勞動階級夠格的保衛者。

開始行動的勞動階級

在太陽花之中和過後,我們開始看見了日益活躍、進步的勞動階級意識開始在台灣無產階級中擴散。他們開始了解到他們必須訴諸激進行動來保護自己的必要。這包括了成功擊退勞動部試圖向 90 年代因大量關廠潮而失業的工人索取還款的攻勢,以及最近為了抗爭勞動部頒布的名為增假,實為延長工時的法令而佔領勞動部的行動。

我們同時也目睹了工人們做出了高度先進的結論,如即時聲援來台抗議永豐餘集團在韓不肖關廠的韓國工人們。這是一個相當值得肯定的國際階級團結。他們了解到他們與韓國和世界勞動階級之間,比他們和台灣資產階級之間有著更多的共同點。

photo (1)圖片:洪欣慈/UDN

最近,工人們更自發性的成立大型組織,並共同的認識到他們必須嚴格的檢視所有現今存在的政黨,尤其是民進黨和國民黨。而受太陽花傾左風氣薰陶的大部分台灣年輕人也毫不猶豫的聲援這些工人。然而在社運圈裡指控工人為「左統」或傾中的獵巫不肖風氣也有一小部分的勢力,尤其是對於左翼抗議行動「秋鬥」因為重點抗議蔡英文而到民進黨黨部前要求蔡英文對勞權問題作出表態的舉動,更有毫無思考性的噓聲。

當然,今天在台灣的「左統派」都只不過是一些老舊的土生史達林或毛澤東思想組織,以及一小撮的學者們。這些基本上是小資產階級運動份子生存在台灣政治的極端邊緣。雖然之前可能曾經在勞權運動中有著較顯眼的地位,如今影響力則大不如前。左統之中的勞動黨甚至支持中國的新自由主義服貿政策。然而,「左統」卻被部分社運人士拿來作為污名化異己的罪名。在一定程度上,這成了消音任何批判民進黨的技倆,尤其是以階級觀點來批判蔡英文政策的人。

IMG_20160109_144829圖片:丘琦欣

這些指控對工人們不會造成絲毫的影響。在大選來臨之際,我們繼續看到進步層次的工人們脫離老朽無能的工會官僚並成立新的組織。「2016 工人鬥總統 (工鬥)」就是在這個情況下以抗爭方式要求總統候選人對勞權問題作出表態的新興平台。而他們最近的激烈抗爭行動則是進入朱立倫競選總部以及佔領勞動部來抗議國民黨的延長工時法案。馬克思主義者們支持所有此類保衛勞動階級的行動,但是我們也申論:勞動階級必須要有自己的政黨作為自己階級的政治代表。

不幸的是,雖然我們看見了工人的激進性和規模的顯著成長,勞動階級仍然處於台灣社會運動的側位。面對來勢洶洶的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和反動政府,勞動階級要如何壯大呢?

真正的台灣勞動階級

說到這裡,我們不妨用點時間來思索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社會上到底有多少工人呢?大部分的人會認為台灣的「中產階級」已經是社會的最大階級,而數字上工廠工人和農夫們則居於少數,那勞動階級怎麼可能是社會上最強大的階級呢?

我們必須從拋棄「中產階級」這個高誤導性的詞彙。大多數的人都將中產階級定義為一個經濟穩定但不富有的社會族群。這個模綾兩可的名詞大多是作為一個人的財產,教育程度,以及社會地位的衡量,完全無法表現一個人在社會經濟系統下的生產關係位置。

IMG_20160109_134811圖片:丘琦欣

在馬克思主義裡,「無產階級」包括了任何利用被資產階級擁有的生產資料來從事生產活動,並收取遠少於自己為僱主所創造價值的薪資來生存的人。雖然工廠工人和其他勞工都是很明顯的無產階級例子,但是無產階級也包括絕大部分的服務業員工以及其他的經濟範圍。今天重度機械化的農業也以農業工人來取代傳統的農民。根據台灣政府自己的資料庫顯示,技術勞工本身就已經占總就業人口的 31.16%,再加上服務業勞工(19.54%)以及農業勞工(4.42%),台灣的勞動 階級已經占了總就業人口的 55.12%

不僅如此,之前被視為高專業勞動的職業已經因為資產階級不斷的追求自動化機械生產取代工人而逐漸被「無產階級化」。馬克斯和恩格斯以簡單明暸的方式在共產黨宣言中解釋了這個現象:

「以前的中間等級的下層,即小工業家、小商人和小食利者,手工業者和農民——所有這些階級都降落到無產階級的隊伍裡來了,有的是因為他們的小資本不足以經營大工業,經不起較大資本家的競爭;有的是因為他們的手藝已經被新的生產方法弄得不值錢了。無產階級的隊伍就是這樣從居民的所有階級中得到補充的。」

我們現在存活的資本主義並不是一個神奇「創造新財富」的制度,而是大幅的將財富集中於越來越少數的資產階級手中,而無產階級則不斷地擴大。

IMG_20160109_161150_1圖片:丘琦欣

如今,勞動階級在世界絕大多數的國家裡都佔有決定性的多數人口,卻也同時身處在握有強大力量卻被鎮壓的社會地位。誠如托洛茨基解釋道:「...敵人絕不是無所不能的她們已經被矛盾撕裂成碎片在它們威風凜凜的背後充滿著恐慌。

但是沒有組織或一貫性的綱領,這些潛在的力量就不會得以實現。我們己經解釋道勞動階級絕對不能依賴任何現有的政黨。因此,我們只有一條解決之道:勞動階級必須建立一個屬於他們的政黨。

時候到了!

台灣勞動階級應該建立一個基礎上面向保衛他們自己,並完全獨立於資產階級污染和影響的政黨。這個政黨必須在公眾場合下保衛台灣勞動大眾的政治利益,毫無顧忌的對抗和揭發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反動本質,並作為台灣勞動運動聯結世界勞運的平台。

IMG_20160109_161206圖片:丘琦欣

為此,我們鼓勵任何對馬克思主義作為唯一能夠帶領我們走出資本主義危機的方針有興趣的人們,加入我們以下的呼籲:

  1. 工會和勞運組織領袖必須召集廣大動員,接納各範圍勞動階級代表來奠定建立大型勞動政黨的基礎。
  2. 工會領袖,如綠社盟的張麗芬以及其他在各黨派體系下的勞動領袖必須脫離他們所隸屬的政黨,並致力於階級獨立政治以及建立勞動政黨事務。他們對這項訴求的回應將是他們身為勞動領袖資格的試金石。
  3. 此勞動政黨必須支持社會完全就職,高薪資,以及建立免費高品質教育及醫療系統的綱領。
  4. 此勞動政黨必須完全捍衛台灣民眾獨立自主權,但明確的了解台灣勞動階級只有和中國和其他國家勞動階級團結推翻各自的壓迫者,並在建立東亞社會主義聯邦的基礎上,獨立自主權才有辦法實現。
  5. 此勞動政黨必須揭發並反對任何台灣資本家和帝國主義勢力以自由貿易協議來加深壓榨勞動階級的企圖。
  6. 此勞動政黨應該將堅守上述要求並同時轉型為社會主義而抗爭。這表示在台灣建立一個勞動階級掌管的政府,將所有大型壟斷企業以及銀行列為民主性工人管理,並邁向自願性成立的亞洲及世界社會主義邦聯。

台灣的勞動者們,建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