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琦欣

Languages:
中文 /// English
圖片:EPA
翻譯:William Tsai

目前在吉布地建立基地的行動

我們可以留意到,中國的一切論述全都關乎它要和世界其他國家平起平坐的渴望。儘管中國確實應該被肯定為世界強國,可是說穿了,它的目標始終是為了得到和今天的美國同等的世界霸權地位。

實際上,就算中國的政治和經濟崛起引起各式各樣的疑慮,中國成為國際社會一員其實是很晚近的事。可以說,為中國今日崛起鋪路的正是美國,1972 年尼克森訪問中國,促成了中國重返國際社會。

PhotoCreditReuers圖片:Reuters

當然,這遠在鄧小平時代中國歷經改革開放轉型為國家資本主義,進而在最近十年崛起成為經濟強權之前。可要是美國對於中國今日的崛起發揮了關鍵作用,那麼,如今似乎也就只有一個世界超級強權的榜樣,那就是美國。也可以說,在蘇聯解體之後,全世界僅剩的超級強權就是美國;因此,中國要是想成為超級強國,它也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模仿美國,這不足為奇。

我們最近從中國在非洲小國吉布地建立軍事基地的行動看到的正是如此。雖然美國目前在全世界 80 個國家中建立了大約 800 個軍事基地,吉布地則是中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中美雙方力量的不對等

儘管我們可以看到美中雙方軍事力量的向外伸展相距懸殊,中國在吉布地設置軍事基地還是引起了一些疑慮。中國的軍力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但在許多方面仍落後於美國。舉例來說,中國海軍只有一艘航空母艦,是從原先要改造成海上賭場的一艘前蘇聯航空母艦翻修而成的。

中國直到不久前都極力展現自身軍事力量,以及它所研發的精密武器,正如我們在 9 月北京舉行的對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大規模閱兵遊行中所看到的。當然,中國在吉布地駐軍似乎也是要向全世界宣示它的軍事實力突飛猛進。

我們也看到了中國最近參與世界各國對抗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這同樣是中國宣示與西方列強平起平坐的努力之一環。在巴黎遭受恐怖攻擊,超過 130 人死亡之後,世界各國由法國領軍聯手對付伊斯蘭國,中國則笨手笨腳地加入了反恐戰爭敘事,好讓它在國內鎮壓爭取東突厥斯坦脫離中國獨立的新疆伊斯蘭好戰分子自此名正言順。在這一點上,中國極力凸顯新疆伊斯蘭好戰分子與伊斯蘭國的連結。

圖片:Reuters

由於伊斯蘭國殺害中國公民,中國也在最近宣布與俄羅斯一同在敘利亞對伊斯蘭國作戰,儘管用兵規模至今不得而知。但我們大致可以看出,中國多半是在進行一場博弈,既想要迎頭趕上西方世界,也要仿效西方行動,好替中國添加尊嚴與聲望。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國政府積極加入對抗伊斯蘭國爭取利益的同時,中國人民卻多半不認為中國應當干涉伊斯蘭國問題,在他們看來,伊斯蘭國不關中國的事,只跟西方世界有關。

在中國看來,全世界目前大致都遵從美國的力量,它期望未來能夠取得同樣的號召力。因此,中國在相當程度上也以「運用經濟手段伸展政治力量」的方式,企圖複製美國的全球勢力;比方說,中國最近成立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亞投行),也是要創造出一個和美國支配的國際貨幣基金(IMF)對等的實體。亞投行會是中國運用經濟手段伸展政治影響力的途徑,一如國際貨幣基金是美國政治力量透過經濟手段作用的載體,運用其設定貸款條件的能力,透過有條件貸款重組一國的經濟。

中國和美國的差別在哪?

但中國自稱與美國不同之處,在於不干涉盟邦事務的政策。這項政策是刻意與美國對他國事務,包括盟邦事務的不當干預截然相反的。實際上,就算中國目前的盟邦包含許多悍然侵犯人權的國家,中國的不干涉政策其實是給了這些國家持續侵害人權的全權。

有了中國這個對人權議題毫不作聲的盟友,這些國家得以持續迫害人民,因為他們知道中國的支持足以抵制西方強國的批判或干預行動。在最壞的狀況下,中國總是能運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遏制西方各國干預的可能性。最顯著的例子莫過於中國對辛巴威領袖穆加比(Robert Mugabe)的支持,辛巴威同時也是中國大舉投資的對象。

說實話,就算中國援引昔日毛澤東思想對於第三世界團結反帝的論述,將它和過去基於第三世界團結而建交的非洲國家等等盟邦之間的結盟正當化,中國對他國事務的不干預,仍是由於它只為求自身利益而與他國結盟。中國加入國際社會較晚,又與周邊鄰國長年關係緊張,這些都意味著中國迫切需要盟友。就算中國的經濟崛起使得全世界無法脫離它的影響,中國在許多方面卻仍然受到國際社會排斥(a pariah state)。

PhotoCreditJekesai Njikizana:AFP:Getty Images穆加比與習近平。圖片:Jekesai Njikizana/AFP/Getty Images

雖然中國自稱不干涉盟邦的內政,但這僅限於政策層面。中國仍然試圖運用經濟手段伸展政治勢力,比方說,透過外表看來屬人道性質的基礎建設或援助計畫,實際上拓展中國在非洲的貿易網路。有些人推斷這些時而在非西方國家之間的「南南合作」支持下取得正當性的計畫,其實恐怕是在為中國日後的資源攫取建立據點,不論那是非洲的礦藏還是水資源。.

對中國的帝國主義及新殖民主義指控,在大量中國移工迫遷當地人口及控制產業的非洲國家層出不窮;來到非洲各國的中國人同樣不斷指控非洲人對他們種族歧視。

但整體來說,中國政府會不會像美國那樣在世界各地駐軍還有待觀察;中國在吉布地設立軍事基地是否預示了如同美國在世界各地駐軍那樣的今後趨勢及行動?不用說,倘若如此,不只是和當地人民的緊張對立會隨之升高,要是世界各地對美軍基地的抗爭是一種跡象,那麼我們也將看到中國自我標榜的不干預他國政策告一段落,轉而扮演起美國式「世界警察」的角色來。

今後世界權力趨勢的徵兆?

中國對於取得國外的海運中心以發展貿易十分感興趣,例如我們最近就看到中國政府從希臘政府手中買下了雅典外港比雷埃夫斯(Piraeus)的大部分股權。中國即將在吉布地海港城市奧博克(Obock)設置的軍事基地,也完全符合中國保衛重要商業貿易路線,並為打擊非洲沿海海盜的中國海軍提供運補的經濟需求。基地的建立則發生在中國以協助吉布地進行基礎建設為目的的大量投資到來之後。

儘管雙方簽訂十年契約,但中國在吉布地設置軍事基地的條件究竟是甚麼至今仍不明朗。倘若中國是在仿效美國海外駐軍的模式,按照與基地所在國家的關係不同,而在可協商或不可協商的狀態下駐軍,那麼今後還會有更多問題有待釐清。實際上,中國新建的軍事基地將十分尷尬地與吉布地現有的美國、日本、法國軍事基地並存,它們同樣是打擊海盜的運補站。

PhotoCreditAP圖片:AP

就這方面而言,中國在吉布地的基地大概不至於改變甚麼現狀。中國在吉布地的駐軍人數看來不太可能多到和當地人口發生嚴重矛盾的地步,中國也不至於冒險在那兒大量駐軍,以防與美國、日本、法國的駐軍發生衝突。但吉布地的基地會不會是今後趨勢的一個徵兆?換句話說,我們在吉布地看到的是不是今後中國遍及世界的帝國主義駐軍計畫開端?這正是有待觀察的。